快捷搜索:

救援马里被劫持中国人质始末,从马里恐袭事件

2019-10-01 06:41栏目:战术战略
TAG:

图片 1

导读:从利比亚内战到委内瑞拉形势动荡,每次中国人都“或成最大输家”。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每次受伤的都是中国人?我国每年发生的在外人员遭到绑架、劫持、枪击、爆炸袭击这四类案件的总数量,是一同期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八国之和。中国和这八个国家,都是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排名前十的国家。在同一个安全环境下,中国人受到的侵害为什么如此之多?

巴马科,西非国家马里的首都,与中国相隔万里。当地时间20日早晨,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这座城市的宁静,约170人在丽笙蓝标酒店被劫持为人质,举世震惊。其中中国公民的安危,更是引起全国关注。

反恐和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 客座研究员千里岩

日前,有媒体报道,随着委内瑞拉国内经济形势的恶化,生活用品极度匮乏,当地的一些中国商铺被哄抢,而这些商铺的老板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只能听之任之。今年年初开始,委内瑞拉国内已经出现了数起哄抢事件,由于局势持续动荡,已经有数万中国商人离开了那里。

这是继俄罗斯民航客机在埃及被炸毁、法国巴黎遭到系列暴力袭击之后,国际恐怖分子再次制造的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恐怖组织“纳赛尔主义独立运动”已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

今日,环球网发表我所评论文章,原标题为“前维和人员:建一个新的海外华人保护机制刻不容缓”。全文如下:

华人在海外成了“软柿子”?

第一时间展开生死营救

当地时间20日,马里首都巴马科的丽笙酒店遭到了一伙恐怖分子袭击。随后马里的安全部队在联马团军警和法国军警的协助下强攻了酒店解救了被劫持的人质,但是其中有三位中国人不幸遇难。

从利比亚内战到委内瑞拉形势动荡,每次中国人都“或成最大输家”。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每次受伤的都是中国人?根据我国安保公司德威集团的不完全统计,从2000到2014年的15年间,我国每年发生的在外人员遭到绑架、劫持、枪击、爆炸袭击这四类案件的总数量,是一同期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八国之和。中国和这八个国家,都是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排名前十的国家。在同一个安全环境下,中国人受到的侵害为什么如此之多?

在巴马科,当地时间20日早晨7点左右,中国驻马里大使馆经商参赞张胜斌接到被困中国铁建工作人员电话,得知丽笙蓝标酒店发生恐怖袭击。

“笑话”成了现实哪怕在非洲偏远小镇上都可能遇见中国人

经济是十分重要的原因。凤凰国际智库驻委内瑞拉观察员庾志坚说,暴力哄抢并不是指针对中国人,中国人只是受害者之一。但是,由于中国侨民以经营超市和餐馆为多,委内瑞拉现在的状况是基本粮食和日用品缺乏,所以中国侨民就特别容易受到伤害。

中央领导同志获悉消息后,高度重视。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就中国公民被劫持事件作出重要批示。

巴黎事件刚刚过去一周不到,又一次恐怖袭击事件高度地牵动了国人的心。不久以前曾经有过一个笑话:“中国什么时候真的强大了?就是啥时候有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立马就要关心上面有没有中国人的时候。”这个笑话现在已经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

政治原因也不可忽视。“一个在巴基斯坦工作的中国员工和一个在伊拉克工作的中国员工,谁受到伤害的可能性更大?答案是在巴基斯坦工作的。” 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员李少杰说,“这可能颠覆了我们的常识,大家都知道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特别好。但是正是因为关系好,所以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才更愿意绑架、袭击中国员工,以向政府索要更大的筹码或制造更大的影响。”因此,在巴基斯坦的中国人比其他国家的公民更容易受到伤害。

获悉发生重大变故,使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迅速派出“现场应急”小组赴事发现场,追踪情况,并设法与酒店内被扣中国人员联系,且要求包围酒店的马里特警指挥官采取一切必要手段,营救中国公民。

中国一天天强大起来了,我们的经济利益越来越多地分布在世界各地,我们的公民正在大批地走出国门。新一代领导人适时提出的“走出去”战略,不再仅仅是一种战略规划,而且还是中国社会各界的共识和我们经济建设的新增长点所在,正在迅速的被贯彻实施。

谁来保护中国公民的海外安全?

在陆续有人质被救出后,使馆“现场应急”小组兵分两路,一路人马留在酒店外围,等待辨别被解救人质中的中国公民;另一路则前往马里方面指定的人质撤离地点,等候被解救人质的到来。

而与此同时,恐怖袭击的阴云却从传统的几个战乱地区迅速扩散到了整个世界范围,不但西方大国的大都会们在劫难逃,就连很多国人从不注意,甚至没怎么听说过的非洲一些城市也未能幸免。

除了中国人本身容易受到伤害之外,保护不足也是重要原因。通常情况下,政府和社会是我国公民在海外寻求安全的三个途径。但是这三种途径都有自己的局限。

此外,使馆方面还与中国援助马里医疗队联合组成“医疗救援”小组,携带急救设备、食品、饮用水等,赶往人质撤离地点,随时准备为获救的中国公民提供医疗救助,进行心理安抚。

欧洲国家社会发展水平较高,安全执法力量相对强大。即便出现恐怖袭击,当地的政府和军警能够迅速反应。很多非洲国家经历了多年的战乱,甚至战乱尚未结束,他们的政府行政能力低下,军警行动力孱弱。一旦出现恐怖袭击,往往不能被迅速制止控制,后果经常远远比欧美国家类似事件更为恶劣,比如尼日利亚的“博科”组织劫持人质事件。

1.政府保护面临多重困境

外交部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研究救援方案。外交部非洲司负责人向马里驻华大使提出交涉,要求马方在确保中方人员安全的前提下开展营救。

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大多数非洲国家都热烈响应。中非之间合作存在着深厚的基础和广泛的空间。我们经过多年快速发展,现在在一些产业方面的优势和产能,正好是多数非洲国家为了实现经济真正独立而开展的工业建设和农业现代化所需的。良好的合作前景带来了新的一波国人进入非洲热潮,目前,超过百万的国人正在非洲各地从事着投资、建厂、商贸和基建各个行业的开拓,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扩大中。曾经有过维和军警经验的人都感叹,非洲哪怕是丛林深处偏远的小镇上,你都可能遇见几个中国同胞。

一国政府是保证侨民安全和维护社会秩序的重要力量,我国海外公民的安全可以靠我国政府的领事保护和所在国的政府治安力量。

20日晚,在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10多名工作人员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有人专门盯着国内外媒体相关报道,及时获取有关信息;有人负责跟使领馆保持联系,做好前后方沟通对接;还有人负责整理归纳信息。

跟前几波中国人进入非洲的热潮不同,目前去非洲投资经营的国人中,不再局限于国有公司和小商品经营者,而且各行各业均有涉猎。因此,如何更好地保护我们这些同胞的安全和合法利益?如何为了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提供一个有效的安全保障机制?这已经是一个刻不容缓的课题摆在我们面前。

领事保护不可能大包大揽

此时,派驻马里的中国维和部队驻扎地距离发生恐袭的巴马科大约有1200公里。中国维和部队是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一个分支,联合国维和人员必须接受联合国授权指挥,没有授权,中国维和部队不能擅自行动。

从“实战”角度为海外华人保护支“三招”

毫无疑问,我国政府有责任保护本国公民的海外安全,我国政府在这方面也不能说不尽力。外交部在领事司下专门成立了领事保护中心,开通全天候的全球领保呼叫电话,随时响应中国公民在世界各地出现的领保事件。现在,踏上异国领土的中国公民只要打开国际漫游的手机,就会第一时间收到当地使领馆提供的安全提示信息。2006年以来我国的领事保护部门组织海外公民撤离十余起,处理绑架、袭击事件数百起,受理各类领保救助案件40余万起,涉及我公民数百万人。仅2015年,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就处理了8万多起案件,平均每天235起,相当于平均每6分钟就处理一个案件。

经过多方全力营救,7名被劫持的中国人质中,4人生还,3人不幸遇难。三人是: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总经理周天想;中国铁建国际集团副总经理王选尚;中国铁建国际集团西非公司总经理常学辉。噩耗传来,举国悲恸。

传统上,我们的驻外使领馆担负着第一线保护国人利益的责任。你在几乎每一个非洲国家一下飞机,漫游过来的手机就会收到提示短信,通知你当地领事保护的联系方式等。但是,使领馆工作人员毕竟有限,领事保护机制还在起步阶段,不可能面面俱到。再结合现有的外交政策,对于一些重大事件,目前在少数有我派驻联合国维和的军警地区尚且可以依靠“自己人”,但是维和军警更多地受制于联合国体制,对于保护自己同胞只能尽力而为,效果未必最佳。更多的情况下,还是基本上是依靠所在国的官方力量。因此探讨建立一个新的保护海外华人整体战略是一个刻不容缓的课题了。

不可否认的是,即使是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之下,我国政府领事保护的能力依然捉襟见肘。根据凤凰国际智库发布的《2016年企业海外安全管理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内地居民出境达1.27亿人次,境外注册企业3万家,劳务人员100多万,留学生近200万,而领事保护中心只有区区15个编制,专项经费人均不足0.3元。我国领事保护需求与资源能力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外交部长王毅在2016年“两会”记者招待会上坦率地承认:“我们的资源有限、手段不足,能力建设也亟待加强。”

遇难者是令人尊敬的高管

如何能够最有效保护我们的同胞?像欧美国家那种直接出兵干涉,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不错的选项,但考虑到非洲国家的历史和我们的整体战略取向,就并不合时宜。其实,凡事最佳莫过于防患于未然。即便是“铁腕”出兵解决问题,充其量也不错是一种“亡羊补牢”。

此外,领事保护的工作是保护公民和法人在海外的合法权益不受不公正的对待,但不是中国人在海外的“保姆”和“保镖”。政府领事保护也不是保护我们安全的唯一方法,政府只能和对方政府沟通,政府的工作效率通常很低,不同政府派别之间的掣肘更是司空见惯。特别是在很多当地政府治理不利的国家,无论我国的外交官无论怎样向其中央政府施压,其糟糕的治理能力也无法保证命令可以在地方被执行。因此,在目前形势下,单靠政府的力量,不可能完全有效地应对日益复杂、多样、严峻的海外安全挑战。

长期以来,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承担了国家诸多海外援建业务,其承担的交通基建项目是国家“走出去”布局的重点。中国铁建表示,三位遇难的公司高管赴马里是为与马里交通部洽谈合作项目。据了解,三人常年在非洲工作,是公司开拓海外市场的骨干。

我们目前的企业经营者对于非洲国家所知不多,对于安全环境所知更少,只是简单地被动的地依靠新闻媒体等公开信息来源和外交部门发布的相关信息,保障决策的手段相对贫乏而且原始。因此,前往非洲之后总是难免面对各种风险。

当地政府更加难以依赖

周天想自2002年开始致力于非洲市场的开拓和项目管理;王选尚参与创建了中国铁建安哥拉分公司,立足安哥拉市场,辐射周边国家,为巩固和开拓西非市场做出了重要贡献;常学辉负责非洲地区工程市场开发,为公司开拓非洲市场做出了积极贡献。

首先,如果能够建立一些专业化的、独立的安全和风险环境评估咨询机构为企业提供服务,作为有意愿前往非洲投资经营的企业科学决策依据,无疑可以大大降低盲目性,能够事先做好相应安全防范工作,避免很多风险。

一国政府有义务维护当地的社会治安,并保护外国侨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正常情况下,中小企业的安全主要依靠当地政府。但是有时候,当地政府的执法力量会出现空缺。更有甚者,本应保护我们企业的当地政府反而会成为不安全的来源。”安全专家如是说。

“周天想、王选尚、常学辉是令人尊敬的高管,也是中国铁建海外事业的开拓者,他们的遇害是中国铁建的重要损失。”中国铁建安哥拉分公司总经理王海珉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其次,根据笔者曾经担任领事保护机制联络员的经历来看,旧有的“使馆商经机构—领事部门”模式难以确保足够的覆盖面,大量小规模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短期未必及时到相关部门注册登记,一旦出现问题难免相对被动。埃博拉危机期间,就有过类似的问题发生。另外,非洲当地的华人华商机构之间存在一定的隔阂,国有企业成为一个群体,尚且可以互相有效交流沟通,更大量的民营企业通常按照地域同乡为纽带组成团体。这样就造成了一个地方的华人群体内部不够团结,甚至局部矛盾突出,互通信息不足,都给领保工作带来了相当的难度。

比如在现陷入无政府状态委内瑞拉就是这种情况。庾志坚说,对于暴力哄抢,委内瑞拉政府不告不理。即使我们报警,出警也不积极。官匪一家早就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了。“军警解下军服上的名字,然后跨区作案。他们穿着军警服装,用的也是自己的配枪,可谓明目张胆。根据2010年的委内瑞拉警方的内部报告,65%的绑架案有政府人员或军警参与。” 庾志坚如是说。

得知上述三位员工不幸遇难后,中国铁建公司领导于21日凌晨2时50分召开会议,迅速部署处置工作,派人前往马里善后,并及时对遇难者家属进行安抚。

因此,如果借用马克思的“市民社会”理论,尊重当地法律的情况下,可以指导所在国家的国企和民企建立一种统一的商会类自治团体,一视同仁地为所有华侨华商企业服务。这种民间自治团体可以作为我使领馆开展领保工作的有利助手,便于信息沟通传递,更是方便中国企业与当地的交流和协作。目前的南非华人中设立的“警民合作中心”模式就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可以作为成功的范例予以考虑。

2.安保公司面临信任和成本问题

21日,中国铁建官网颜色变为灰白色,同时发表声明说:“中国铁建对三名员工罹难深表悲痛,对遇害者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并强烈谴责恐怖分子的残暴行径。”

再次,我国的安保服务产业经过多年的孕育发展,已经初具规模。在这一方面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先例。例如,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反恐与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负责人退役少校汪川,曾对笔者介绍过一个案例。今年他刚为国内某大型央企完成了两份安保评估和实施方案。一份是某非洲国家的商务谈判随卫安保方案,一份是中东某项目的全面安保方案。主要内容涉及国家和地区安全风险评估、国内外安保资源配备、静态与动态安保方案实施、安保培训、应急撤离计划等重要方面。这两份方案受到了企业的高度认可,主要是因为这是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反恐与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与国内某专业的海外安保公司联合推出的一体化解决方案,经得起“实战”的检验。

在政府保护资源不足,且又不可能保护周全的现实情况下,依靠市场力量就成为一种必然。在欧美发达国家,企业通常会拿出海外营业额的5%左右作为安保预算,雇佣国际和当地安保公司,建立一套从风险评估、安全培训、安全咨询及设计,到现场保护、安保审计、紧急撤退和紧急医疗服务的完整安全保护体系。“你家的院子外面是篱笆,邻居则用的是围墙,小偷来了之后肯定是你家被偷,而不是邻居。这就是安保公司的意义。”安保专家说。所以,我国很多有着丰富走出去经验的企业,也已经模仿国际企业,建立了自己的安保体系。

一位网友说:“为死难的中国同胞默哀。你们为中国和非洲人民所做的贡献将永存,将汇入人类文明的长河。”还有网友留言:愿逝者安息,中国企业员工为了国家利益,不顾个人安危的精神令人赞佩。

这次马里恐怖袭击事件,有数名国企高管遇难。如果有专业的中方随卫安保人员保障,可能会是另外一个结果。事实上,从近几年,中方人员和资产在海外遭遇重大损失已经屡见不鲜。在行业内,许多大型国企的海外项目安保预算至少要占到项目总费用的1-2%。安全风险评估、安保方案的制定与实施、安保培训以及国内专业海外安保公司的支持应该成为海外高危地区商业活动的标配。

但是在公开市场规则完全崩溃的国家,安保公司也面临着信任危机。庾志坚表示,现在的委内瑞拉已经完全没有市场规则可言。当地的银行、保险经济公司、安保公司全部都有“内鬼”,雇佣他们完全是引狼入室,随时有可能被里应外合。而在委内瑞拉,几乎没有中国的安保公司开展业务,即使有也会考虑是否信任的问题。

中国加强对出境公民保护

总之,如果当地的华人自治团体和我们的海外安保企业,能够在领保部门的指导下实现有机的结合,无疑会成为我们“走出去”的同胞们一个新的保护神。

国内安保专家也表示,我们国内的安保公司也都处于初创阶段,无论是品牌影响还是专业素质方面,还不能获得企业和公民的完全信任。很多时候,大型的中国企业更愿意将安保任务交给大型的国际安保公司。

随着中国逐渐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互动日益频繁,中国每年的出境人数正在迅猛增加。但是,海外风险是一种客观存在。马里局势就是一例。

[责任编辑:蒋佩华]

此外,雇佣安保公司的花费不菲,海外的众多公民经营着自己很小的产业,没有能力雇佣安保公司保护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这让他们的安全只能依靠侥幸。现在一些中小企业在一起“抱团取暖”的新的方式,数家中小企业联合聘请安保公司,保障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马里冲突预防与管理专家科尔尼奥认为,丽笙蓝标酒店遇袭事件的发生不是偶然的。他认为,在今年6月签署完成的马里和平协议,接纳了马里北部主要反政府武装组织“阿扎瓦德协调运动”,但却没有接纳恐怖分子。恐怖分子曾对此公开表达过不满。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3.民间互助是救命稻草?

此外,科尔尼奥还表示,目前马里军方正在北部全力围剿恐怖分子,导致恐怖分子往大城市撤退。这也是巴马科发生恐怖袭击事件的重要因素之一。

作为除了政府和市场之外的第三种方式,以社会为基础的民间互助也可以发挥相应的作用。海外华人经常利用自己在当地建立的关系网络,为自己的安全护航。这种关系网络分为两种:一种是华人之间的关系网络,比如在外的中国人经常利用海外华人组织,定期交换不同渠道获得的相关安全信息,做到信息的及时分享与沟通,在危险来临之前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撤离,以避免损失。再比如,依靠在华人圈内部在当地有声望的个人向所在国政府施压,要求他们为全体华人提供更好的保护;另一种则是华人与当地人之间的关系网络,一些华人在某些情况下,会私下雇佣当地的军警作为自己的保安。这种雇佣不是以公开的市场交易为基础,而是依靠当地中国商人和他们的私人关系。这种私人关系的保证,就解决了信任问题。例如现在在委内瑞拉,很多中国商人就为与自己关系好的军警提供食品与日用品,请他们保护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科尔尼奥认为,恐怖分子南下发动恐怖袭击,主要是对马里政府在北方清剿恐怖分子和贩毒分子的一次回击,并企图在马里民众中制造恐慌。他指出,丽笙蓝标酒店事件表明,马里安全形势十分脆弱。

民间互助模式确实高效而有力,但是这种互助是以信任为基础的。委内瑞拉的中国商人是因为信任与自己熟悉的军警才请他们来保护自己,华人之间的互助也是以信任为基础。这种信任的建立十分困难,而且一旦破损难以修补。在海外,中国人伤害中国人的例子并不少见,这就为民间互助蒙上了一层阴影。

类似马里局势这样的海外风险在其他一些地区或国家同样存在,这给中国领事保护工作带来了挑战。

综合运用各种手段保护自身安全

巴马科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后,习近平主席在相关批示中要求有关部门加大投入和保障,加强境外安全保护工作,确保我国公民和机构安全。

随着我国公民和企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海外中国人的安全需求也在飞速增长。可以说,政府和社会都是在海外保护我国公民的有效手段,但这三种手段都各自有其局限性。因此,根据不同国家的不同情况,综合运用这三种手段,是我们保护自身安全的唯一途径。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主任李春林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领事保护中心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对出境中国公民和机构的安全服务保障工作。

此外,我们还需提高自己的安全保护意识。近几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主要目的地通常是并不发达的亚非拉国家,这些国家的社会环境和国内相比有着巨大的差距,我们不能因为国内的相对安全就忽略国外的风险。因此,我们在走出去之前,进行相关的安全风险评估,留出相应的安全预算,接受相关的安全培训则成为必须。

首先,将与相关部门加强协调,形成合力。比如,涉及留学生,要跟教育部开展合作;涉及企业,要同国资委、商务部等开展合作。

图片 2

其次,加强风险预警。李春林认为,事件一旦发生,处置得再及时再顺利,如果造成人员、财产损失,就是无法弥补的,因此要尽量提前掌握相关信息、加强预警,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再次,利用新的技术手段加强服务。目前,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24小时热线已经开启。领保中心也会通过中国领事服务网和领事直通车微信等平台及时提供重要信息。 (解放军报综合新华社电) 来源:国防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战术战略,转载请注明出处:救援马里被劫持中国人质始末,从马里恐袭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