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叙利亚私人武装组织联合东突恐怖分子向中国渗

2019-09-30 03:55栏目:战术战略
TAG:

2017年8月,在叙利亚活动的私人武装组织Malhama Tactical 发表声明称有计划扩张到中国,且已经有中国籍维吾尔人加入,并与东突武装组织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缔结了合作关系。Malhama Tactical由一名叫为阿布·罗菲克的乌兹别克斯坦“圣战”分子创立,团体成员是来自俄罗斯车臣共和国,达吉斯坦和鞑靼斯坦共和国的十几位“圣战”老兵,以及白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些成员,其他成员还有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战士。其主要目的为“圣战”组织提供高质量的枪械和战术训练,并且注重战术医疗和建筑物清查等战场训练。目前这个组织已经介入、参与过叙利亚阿勒颇和伊德利卜的多次重大战斗行动。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Malhama Tactical”的起源和创立

  最近几天,基地组织打破停火协定,全线进攻政府军控制区。在各处打头阵的竟然是基地组织下属的东突组织(Turkistan Islamic Party)。

  今日俄罗斯(RT)网站12月26日报道,叙利亚政府军一架战机当天在叙中部哈马省被极端组织击落,机上一名飞行员死亡。

“Malhama Tactical”成立于2016年3月,由23岁的乌兹别克人阿布·罗菲克创立。此人出生在乌兹别克斯坦,年轻时移居俄罗斯,在莫斯科长大。他曾在俄罗斯军队中服役,受过军事训练,是一名普通士兵或者可能是一名炊事兵。有情报显示,其似乎是在俄罗斯的精英部队“航行者”或空降部队中有过一段职业生涯。2013年8月,他前往叙利亚加入了名为“Jamaat Saifullah ash-Shishani”的车臣武装组织,该组织归属“基地”组织之下的“努斯拉阵线”领导。2014年,他又前往“基地”组织位于阿勒颇的训练营担任新成员的战术教员。阿布·罗菲克领导的“Malhama Tactical”之后被俄罗斯政府认定为具有重大恐怖主义威胁的组织。2017年2月该人死于俄军定点空袭。据报道,阿布·罗菲克、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在2月7日的伊德利卜空袭中被杀。虽然有相反报道称他在空袭前不久离开了公寓,因此并未被炸死,但此人从此之后再没有在社交媒体中出现过。2017年5月5日,“Malhama Tactical”组织在Twitter页面上公布了其继任首领“Abu Salman Belarussi”的情况,并发布在线声明称Abu Salman Belarussi与阿布·罗菲克一样,具有军事经验,曾是白俄罗斯特种作战部队第103警卫空降旅的高级军士。

图片 12015年初,东突与基地组织攻占吉斯尔舒古尔以前的叙利亚形势图

  报道称,当天叙利亚空军对极端组织在哈马省北部和伊德利卜省东南部的目标实施空袭,这架战机当天在执行任务时被击落。

“Malhama Tactical”的不结盟和营利原则

  东突组织的前身东伊运原本扎营于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一直与在当地落户的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保持紧密联系。东伊运头目甚至进入基地组织高层圈。

  目前还不清楚具体哪支武装击落了这架军机,不过叙利亚自由军分支和基地组织分支已分别在黎巴嫩和土耳其媒体宣称对此负责。

Malhama Tactical以营利运营为目的,在社交媒体上宣传自己为第一个“圣战”私营军事训练公司,同时又宣称自己是一个专业训练机构,而不是一支积极的战斗部队,这引发了其他武装分子的愤怒。伊斯兰国 的支持者经常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批评“Malhama Tactical”对利润的渴望,认为这是对“圣战”的曲解。Malhama Tactical与一系列“圣战”组织合作,避免效忠于某个特定的组织。例如,其与车臣“圣战”分子领导的武装组织“Hayat Tahrir al-Sham,Ahraral-Sham”、突厥伊斯兰党和中亚人组成的恐怖武装组织Ansorul Jihad战斗旅都缔约有合作关系。在专业私人武装承包商和在叙利亚运作的圣战组织之间,Malhama Tactical有着独特的定位,他们或担任顾问,军火商,偶尔还有精锐战士作为雇佣军支援“圣战”组织的行动任务。

  2012年叙利亚战争白热化后,东突组织响应基地组织的号召,开始陆续从巴阿边境转移进入叙利亚。与此同时,土耳其情报组织MIT也动员土耳其境内的原新疆籍人员进入叙利亚参加反对派武装。

图片 2

在Malhama Tactical发布过的在线视频剪辑中,该组织成员展示过AK-47,Stayer AUG突击步枪和火箭筒。在一部宣传视频中,该小组向俄罗斯的“未来圣战分子”发表讲话,解释如何成为Hayat Tahrir al-Sham组织(前身为Jabhat Fateh al-Sham和Jabhat al-Nusra)的专业战士。除此之外,其制作精良的录像展示了对叙利亚政府军的袭击,这些录像以高清商业无人机录制,并伴有阿拉伯音乐的配乐,在YouTube,Facebook和VKontakte等社交媒体传播。Malhama Tactical声称可提供军事战术和武器维护方面的培训,并提供建议和分析。它还为武装分子提供关于如何维护和制造武器的在线指南。

  叙利亚战争中有上千个武装组织。其中最强大的反政府武装是IS和基地组织。有数百新疆籍人员加入了IS作战。但基地组织下属的东突组织(Turkistan Islamic Party)规模最大,有数千名战斗人员。

  资料图:在叙利亚基地的L-39“信天翁”喷气教练攻击机(今日俄罗斯图)

在线培训

  在叙利亚的基地组织有几个分支,其中最大的是努斯拉阵线,也被译为胜利阵线。努斯拉的目标和IS一样,也是要建立以沙里亚教法统治的“伊斯兰国”。但与IS不同,努斯拉采取了“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从叙利亚战争一开始,努斯拉就积极与其他反对派组织合作,并借机渗透反对派阵营,慢慢做大。目前努斯拉是反对派中最强大的一支力量。

  今日俄罗斯(RT)网站援引叙利亚国家电视台SANA报道,这架叙政府军飞机是在哈马省被恐怖分子用高射机枪击落的。据黎巴嫩艾尔马斯达电视台(Al-Masdar)援引来自叙利亚反对派的消息人士称,这架飞机的型号是L-39“信天翁”喷气式教练攻击机,击落飞机的高射机枪属于伊斯兰极端武装。

Malhama Tactical的大部分在线培训材料均为俄文版,仅有少量阿拉伯文版。其中一本在线手册中教导战士如何制造“khattabka手榴弹”,这是一种车臣叛乱分子对俄罗斯常用的榴弹发射筒的改装版。阿布·罗菲克自称制造装备的主要目标是训练其他叛乱和“圣战”组织提升战斗能力,而不是保障其自身团队成员在前线作战。Malhama能够为PKM机枪制造配件,这是一种非常流行的俄制7.62毫米机枪。在阿勒颇激烈的战斗中,当地“圣战”组织广泛使用了其制造的战术背心和枪托。

  虽然西方媒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企图将努斯拉描绘成一个“相对温和”的反对派势力,但努斯拉从来没有否认是基地组织叙利亚分部的事实,它的黑色战旗上用阿拉伯文黑底白字地写着“基地组织在叙利亚”!

  目前尚不清楚是具体是哪支武装击落了这架战机。不过叙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分支“伊德利卜自由军”(Free Idlib Army)在土耳其安纳托里亚通讯社和社交媒体宣称对此负责。

技能面授

  作为官方认可的叙利亚分舵,努斯拉得到了基地总部的各种支持,包括各国的基地分子纷纷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东突组织正是作为国际基地组织的一部分进入叙利亚协助努斯拉作战。2015年4月25日,由东突,努斯拉阵线以及Ahrar al-Sham(自由沙姆人伊斯兰运动)组成的“胜利战斗组”攻占了叙利亚伊德利卜省重镇吉斯尔舒古尔(Jisr al Shughur)。

叙利亚私人武装组织联合东突恐怖分子向中国渗透,这次打头阵的居然是东突组织。  路透社还报道称,在叙利亚的基地组织分支解放爱尔塞姆(Tahrir al-Sham)也宣称对此事负责。

在整个2016年,Malhama Tactical战术部队为伊斯兰“圣战”组织Ahrar al-Sham和Jabhat Fateh al-Sham训练城市作战能力,以帮助他们在与阿勒颇的叙利亚政府军进行战斗时提高效能。例如,Malhama Tactical的教官可以指导“圣战”组织的学员练习发射火箭筒以及建筑物房间清除战术。技能面授的培训并不便宜,黑市上,在Malhama训练场,训练如何使用火箭筒需要花费约800美元。情报显示,Malhama的战术技能训练确实增加了“圣战”组织及其成员在叙利亚战场上的优势。

图片 3在吉斯尔舒古战役中,东突分子派出了至少5辆人肉炸弹驾驶的自爆卡车袭击叙利亚政府军阵地。

图片 4

2017年1月,Malhama Tactical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份招募公告,声称将招募有经验、有意加入“有趣而友好的团队”、并愿意为经验不足的战士举办“军事理论和实践专业培训课程”的军事教官。它呼吁有资格人士积极参加教官选拔,并向他们承诺高薪,每周休息一天,但应聘者必须为穆斯林。2017年2月,武装组织Ansorul Jihad发布在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显示,该组织成员与在叙利亚北部活动的Malhama Tactical团队进行了“联合战术训练”。由Abu Umayr Turkistani于2016年创立的Ansorul Jihad是叙利亚一个独立武装组织,与叙利亚政府军作战,其主要成员是乌兹别克族和中亚武装分子。这段视频中,十多名蒙面武装分子在一座被毁的建筑里接受军事战术演练,并进行武器和体能培训。战士们用小武器和手榴弹进行演习,还使用了火箭筒。

  吉斯尔舒古战役后,Vice新闻采访了占领当地的努斯拉分子,这个恐怖分子在镜头上公开鸣谢东突分子打头阵所做的贡献。

  YouTube视频截图

2016年,Malhama Tactical还参与了Jaish al-Fatah和其他“圣战”盟友在叙利亚北部针对叙政府军发起的一些主要行动。2016年10月,其参加了阿勒颇东部的战斗,随着入侵达希亚特阿萨德地区而结束。MalhamaTactical的主要作战区域位于叙利亚的伊德利卜和阿勒颇。整个2017年,Malhama Tactical团队对Hayat Tahrir al-Sham、Ajnadal-Kavkaz及其附属团体的武装分子进行了战术训练,提升了他们对抗叙利亚政府军的能力。2016年5月~2017年5月,Malhama Tactical制作并发布了约37部教学视频,提供广泛的军事训练指导,包括战场上的医疗反应,目标练习,军事突击训练,使用火箭筒和伏击战术等。其经常在YouTube和Facebook网页展示免费的在线指南,包括简易手榴弹制造,武器保养,建筑物房间清除和城市战斗等技能。该小组的教官组织在线培训课程,主题包括战场急救、使用武器、用于城市作战的手势信号系统以及伏击战术。虽然Malhama对其提供的服务进行收费,但阿布·罗菲克曾坚称他们并不是雇佣军。

图片 5努斯拉分子阿布·穆罕穆德·安萨里:感谢神,战斗很顺利

  视频网站YouTube上还出现了一段标题为“极端武装分子击落叙利亚政府军L-39军机”的视频,在这段未经证实的视频中,据称武装分子击落这架飞机的画面。画面中武装分子用肩扛式导弹命中了天上的目标,发出爆炸亮光,别处还能听到连续的枪声。随后远处地面有浓烟升起,视频中的人爆发出欢呼。

Malhama Tactical的资金和财务

图片 6各个团体的兄弟都一起合作配合

图片 7

营利被认为是Malham Tactical的主要动机。它的直接收入来自于培训,但也依赖于在线捐赠。该组织曾通过Twitter、Telegram、Facebook、YouTube和俄罗斯社交网站VKontakte和Odnoklassnik发起过无数次募捐活动,还利用了电子在线支付服务手段进行众筹,包括Wallet One和QIWI Koshelek等平台,甚至还使用加密货币。

图片 8大部分都是突厥斯坦(新疆)的移民兄弟

  社交媒体频道“Directorate 4”公布的被击落飞机飞行员照片

YouTube显示这个组织近年来的关注用户数达到近2400人,在YouTube上的浏览量达到了250676人次,在Facebook页面关注用户也达到600人。在Twitter上,该组织有1500多名粉丝。2017年1月,Malhama的一名成员在Twitter上呼吁匿名捐款,并在约翰内斯堡注册的国际支付系统Wallet One中提供账户号码。尽管该集团的在线金融网络正在发展,但当地的捐赠——即使是以牲畜的形式——似乎也受到欢迎。2016年11月,该组织曾在其Twitter页面上声称收到了当地一位不知名的叙利亚人捐赠的一只羊,以示对他们的支持。

  自那以后,东突就在他们控制的吉斯尔舒古尔设立大本营。当地什叶派居民大规模逃难,而拖家带口的东突分子在废弃的村庄中安置了自己的家属。

  飞行员的身份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专门报道叙利亚反对派和IS活动的社交媒体频道“Directorate 4”,将被杀的飞行员称为巴辛·哈桑(Basim Hasan),据称是霍姆斯市的一名本地人。

Malhama的扩张计划:中国

  叙利亚的吉斯尔舒古尔赫然成为了一座东突城。

  据路透社报道,另一名飞行员可能也在飞机上,生死不明。

2017年3月,该团体发布的视频称,Malhama Tactical的军事实力正在增加。视频展示了该组织中的30多名武装分子,包括十几名教官,以及来自阿拉伯国家,土耳其,马尔代夫和中国的“战士”。Malhama Tactical对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黎凡特”分支的维吾尔族“战士”进行过初级技能训练。2016年9月,Malhama Tactical团队和TIP-L曾参加了针对叙利亚政府的南部地区行动。2017年4月,该组织发布了两名新成员的网上照片,其中一名是战斗培训教员,而翻译是一个说汉语普通话的人,被称为“尤努斯”,Malhama Tactical声称,其学员中不仅有中国维吾尔族人,也有汉族人。但2018年开始至今尚未发现这个组织有新的重要视频发布。

图片 9东突小孩被从小洗脑,被培训为下一批“圣战接班人”

图片 10

2017年8月,Malhama组织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称:“我们在新疆的兄弟!我们并没有忘记你们。你们是我们亲爱的兄弟。我们承诺帮助会来到你身边。安拉与我们同在。在所有这些人中,我们没有祝福给那些说战斗时间还没到的人。现在,战斗的时代已经到来!”目前看来,Malhama Tactical对北京的威胁已从叙利亚扩展到新疆。如果该组织有能力将愤怒的维吾尔族青年塑造成战斗人员,那么它不仅将威胁到我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而且还有可能威胁到北京一带一路倡议中的经济走廊。

图片 11骑在反坦克导弹发射筒上的东突小孩

  被击落军机之前在图示地区执行任务(叙利亚当前格局与11月底相比,变化不大)

[责任编辑:huangxx]

图片 12

  近期,叙政府军在哈马省和伊德利卜省交界地区对极端组织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资深中东美女记者珍娜·穆萨通过反对派控制区的线人报道说:“伊德利卜市不会有‘自由军’FSA游行,因为基地组织努斯拉控制了这里。吉斯尔舒古尔也不会有, 因为那里被中国籍圣战者(作者注:基地组织下属的东突分子)完全控制。”

  此前,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11月24日宣布,在俄罗斯空天部队的支持下,叙利亚政府军已经从恐怖分子手中收复了“全国98%”的领土。

  2015年7-8月,东突与努斯拉阵线以及Ahrar al-Sham等其他伊斯兰主义武装组成的“征服军”(Jaish al-Fatah),从老巢吉斯尔舒古尔南下攻打哈马市西北的加比平原。

图片 13

  2015年9月,东突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帮助努斯拉打下了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的最后一个要塞——阿布阿杜胡尔空军基地。拿下空军基地后,东突分子甚至还帮助努斯拉处决了俘虏的政府军士兵。

图片 14

图片 15

  自此以后,东突一直在拉塔基亚省的土库曼山与库尔德山协助努斯拉阵线与政府军交战。几天前反对派在叙利亚西部拉塔基亚北部的土库曼山发动的攻势中(绿色箭头),东突也“首当其冲”。

图片 16

  从上图可以看到两处攻势,土库曼山(绿箭头)与加比平原(Al Ghab Plain)上的曼苏拉(Mansoura)正好与右上角的东突大本营吉斯尔舒古尔(Jisr al Shughour)形成三角。

图片 17

  参加攻势的组织分别是伊斯兰主义“圣战”武装:土耳其斯坦Islam党(东突),努斯拉,伊斯兰军等;自由军:第一、第二海师,Tahrir军,Azm旅

  此次破坏停火协定的攻势中,东突又联手另一个基地组织分支Jund Al Aqsa再次南下,出击加比平原。

图片 18

图片 19Jund Al Aqsa自爆卡车打头阵,袭击曼苏拉(Mansoura)粮仓

图片 20东突分子随后地面突击曼苏拉粮仓

图片 21东突坦克在加比平原炮击曼苏拉粮仓

  东突与基地组织的反扑也可以被理解为先发制人。因为叙政府联军从IS手中解放帕尔米拉后,叙利亚陆战队就转移到了吉斯尔舒古尔前线。

图片 22叙利亚陆战队在拉塔基亚山岭上俯瞰山下通往吉斯尔舒古尔的要道

图片 23

  面对东突和基地组织的反扑,俄罗斯的反应是立即快递了三枚舰射巡航导弹,投向吉斯尔舒古尔。控制吉斯尔舒古尔的分别是东突,来自乌兹别克斯坦以布哈里圣训汇编者伊玛目布哈里命名的极端组织Imam Bukhari Jamaat和努斯拉,三个都是基地组织,所以不算破坏停火协议。

图片 24俄罗斯空军出动轰炸了攻击加比平原的东突与基地组织,图为被炸毁的基地皮卡

图片 25俄空军炸毁的东突坦克

  在俄罗斯空中打击支援下,叙利亚政府军分别在土库曼山与加比平原发动了对东突的反攻。经过一天的战斗,夺回所有失地。

图片 26叙利亚政府军的多管火箭炮轰击加比平原上东突阵地

  美国的反应很有意思。一方面,美军出动了无人机轰炸努斯拉总部,炸死了包括努斯拉官方发言人阿布·菲拉斯(Abu Firas al-Souri)在内的几名努斯拉高层人物。似乎美国,至少美军是支持俄罗斯打击基地组织破坏停火协议的。

图片 27

  但接下来几天,CIA通过《华尔街日报》放出话来:如果叙利亚和谈失败,美国将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地对空导弹。

图片 28

图片 29今日俄罗斯记者加雅妮·齐察科颜(Gayane Chichakyan)质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

  显然这将是战争的一大升级。

  其实就在华尔街日报报道前几天,网上就已流出叙利亚反对派与肩扛地对空导弹的合影。

图片 30据说是叙利亚反对派的朝鲜制HT-16PGJ肩扛地对空导弹。从政府军武器库缴获的?

图片 31叙利亚反对派的苏制SA-16(9K38 Igla)针式防空导弹

  照片流出的第二天,叙利亚政府军的苏22战机就被打下。

图片 32

图片 33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美国从2015年11月起从保加利亚运输3000吨军火前华约成员国军火到约旦。

图片 34

  其中第一批包括50个更先进的9K111MFaktoria反坦克导弹发射筒,796-854颗导弹。9K111M导弹用于打穿叙利亚政府军的T72坦克装甲。

图片 35基地组织一贯从盟友自由军的军火中提成。所以这些美国提供给自由军的军火,相当一部分流入基地组织手中。

图片 36阿勒颇南部战斗中的努斯拉武装分子全部配上头盔,装备日益正规化

图片 37努斯拉武装分子使用的中国外贸式W-85式重机枪,可能是卡塔尔或沙特提供

图片 38东突使用的美制勃朗宁M2航空重机枪,可能来自土耳其

图片 39使用美制陶式反坦克导弹的东突分子

  当然CIA的警告也可能是对俄罗斯与叙利亚施压,迫使对方在和谈上让步。

  但基地组织的阿勒颇攻势完全改变了局面——因为自由军和其他反对派也参与了。甚至前不久才被努斯拉攻击的自由军“第13师”也加入了进攻行列。进攻开始不久,努斯拉就释放了被其扣押的第13师头目。

  基地组织成功地将反对派捆绑在对政府联军共同开战的战车上。基地组织领导的反对派全线进攻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俄罗斯国防部声称基地组织集结了上万武装分子攻击阿勒颇。

图片 40伊朗紧急派遣第65空降旅特种部队飞往阿勒颇前线稳住阵脚

图片 41俄罗斯、伊朗与叙利亚政府宣布准备在阿勒颇发动大攻势,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图片 42阿勒颇战火重新点燃:政府军(红)库尔德YPG(黄)反对派(绿)

  当下,除了叙利亚与约旦交界的南部的反对派与政府军还在遵守停火协议以外,战火再次全面爆发。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竟与叙利亚停火协定意外契合。叙利亚停火一个月,大家都没料到居然真停火了;正当大家以为和平来到时,协议就突然间在炮火中烟消云散。

  我在上一篇《叙利亚停火协议背后,美俄做了什么交易?》中提到,停火协议对反对派阵营中的基地组织极为不利,因为它被协议排除在外。停火后,俄罗斯主导的俄伊叙联军集中力量打击IS,收复了世界遗产古城帕尔米拉。但基地组织明白,IS被消灭后,自己就是下一个目标。所以它重燃战火,企图夺回战略主动权。

图片 43IS肆虐之前与之后的帕尔米拉罗马凯旋门遗迹

  俄罗斯国防部宣布的阿勒颇攻势,也可以被看做是对CIA的回应。因为如果叙政府联军真的发动阿勒颇大攻势,将意味着全面军事解决和谈桌上谈不拢的问题。

  但东突大本营吉斯尔舒古尔本身就不在停火协议之内。俄罗斯、伊朗、叙利亚联军可以理直气壮地进攻这个基地组织老巢。

  阿勒颇还是吉斯尔舒古尔,是一个问题。因为两者的重要地理环境,都必是一场大战。阿勒颇附近集结了上万反对派武装分子,几千东突分子盘踞吉斯尔舒古尔。

  以叙利亚政府军当前的力量,很难想象能够双面作战。我怀疑只能选择其一。

  而亲政府军的媒体Al-Masdar新闻最近发出这么一个短讯:当所有的眼球都关注着阿勒颇的时候,叙利亚政府军正在悄悄地准备吉斯尔舒古尔攻势。

图片 44

  东突也没有闲着。当地时间18日,他们发动了新一轮攻势, 与叙利亚政府军分别在拉塔基亚的库尔德山与哈马市西北的加比平原激战。

图片 45叙利亚政府联军也发动大反攻,分别在拉塔基亚的库尔德山(左)与加比平原(右)大战东突与基地组织

图片 46

  东突派出新疆籍人弹本·侯赛因(Ibn Hussein,可能是化名)驾驶自爆卡车袭击加比平原上的一座桥梁

图片 47叙利亚空军则出动轰炸了东突老巢吉斯尔舒古尔

图片 48

  叙利亚政府已正式宣布暂停向东进攻IS,为围城4年的代尔祖儿解围。政府军精锐“沙漠之鹰”已被调往吉斯尔舒古尔前线与东突作战。沙漠之鹰的及时赶到,打退了东突与基地组织在库尔德山的攻势。据最新消息,当天打死20名东突与车臣武装分子。

图片 49

  “沙漠之鹰”是叙利亚政府军除了著名的“老虎部队”以外的少有精锐。 老虎部队先前已被遣往阿勒颇前线。 调动“沙漠之鹰”到吉斯尔舒古尔前线,意味着叙利亚政府除去东突的决心已下。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让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军委两大高层罕见现身,菲律宾被美国骗惨!详情查看《大国那些事儿》,搜索微信号:dgnxs001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战术战略,转载请注明出处:叙利亚私人武装组织联合东突恐怖分子向中国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