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若封锁曼德海峡,也门海上冲突对我吉布提周边

2019-09-30 03:54栏目:战术战略
TAG:

2018年4月21日,伊朗支持的胡赛武装在也门西海岸阿尔-穆斯塔法地区劫持19艘民船,扣留在其控制下的荷台达港,并且在5月7日公开威胁炸毁这批船只。这是胡赛武装维持海岸线威慑能力,持续与沙特联军对抗的又一举措,意味着也门冲突双方在海上的冲突将持续。也门隔着曼德海峡与吉布提隔海相望,曼德海峡与周边海域是各国军舰和民船进出红海和亚丁湾的必经之地。海上冲突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军民船只都带来了威胁。

沙特阿拉伯政府宣布,自26日起“临时停止”途经红海南口曼德海峡的所有石油运输,缘由是两艘油轮在那里遭也门胡塞反政府武装袭击。胡塞武装领导人说,这一组织会考虑曼德海峡的航行安全,不给多国联军“借口”。 两艘油轮“载满出口原油” 沙特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在一份声明中说,胡塞武装25日上午在红海海域袭击两艘巨型油轮。“沙特当即临时停止经曼德海峡的所有石油运输,直至事态更为清晰、经曼德海峡的海上交通安全为止。” 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发布声明,说两艘遇袭油轮由沙特海运企业巴赫里公司运营,每艘载油200万桶,“其中一艘船轻微受损。没有造成人员受伤或原油泄漏”。 按照法利赫的说法,两艘油轮遇袭时“载满出口原油”,受损的那艘船会停泊到最近的沙特港口。 美国能源信息局数据显示,2016年,每天大约480万桶原油和精炼石油产品经由曼德海峡运输。路透社报道,由于这处海峡宽度仅20公里,数以百计船只容易成为潜在攻击目标。 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2015年3月起干预也门内战,主要理由是保护红海等航运线路。法新社报道,多国联军先前反复警告,胡塞武装借助控制的战略要地荷台达港口威胁红海海域船只;按照联军的说法,今年4月和5月在那里挫败多起袭击。 攻击能力达公海和沙特港口 胡塞武装领导人之一穆罕默德·阿里·胡塞26日凌晨在社交媒体“推特”说,胡塞武装“海军”的攻击能力可以达到公海和沙特港口,“但是我们会考虑保持曼德海峡航行安全,不给侵略军所谓水道面临威胁的借口”。 沙特官方媒体25日援引联军声明报道,胡塞武装袭击荷台达港口西部一艘油轮,“得益于联军舰队立即干预,袭击失败”。 多国联军发言人图尔基·马立基说,“这起恐怖袭击对红海航行自由和国际贸易构成危险的威胁……荷台达港依然是多起恐怖袭击的源头。” 胡塞武装控制的马西拉电视台先前在“推特”上说,武装人员在也门西海岸以战舰“达曼”号为目标发射导弹。萨巴通讯社援引胡塞武装的一份声明报道,胡塞武装在荷台达南面的杜莱米海岸袭击另一艘联军舰船。

据外媒报道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近日表示,如果伊朗试图封锁连接红海和亚丁湾的重要石油运输航道曼德海峡,以色列将进行军事干预。

若封锁曼德海峡,也门海上冲突对我吉布提周边军舰和民船的新威胁。也门战乱一度在2017年引发水雷和海上简易爆炸装置严重威胁

图片 1

也门战乱主要是沙特联军和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之间的冲突,并且混杂了基地组织和IS等极端组织的多方复杂战乱。双方在该地区都有海上武装力量存在,且多次发生冲突。

这是以色列在也门战场第一次发出部署军事力量的重大威胁。此前,经过曼德海峡的石油运输暂时中断,因沙特指责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袭击了经过该航道的两艘沙特油轮。胡塞武装则声称,他们实际上袭击的是一艘沙特战舰而非油轮。

沙特海军实力相对较强,侯赛武装和伊朗海军潜艇曾以海上简易爆炸装置和水雷反击沙特海军。双方的濒海冲突在2017年5月份一度达到白热化,当时也门西海岸出现大量水雷,特别是Mokha, Al-Hudaydah、Midi的周边地区,此前在也门南部海域也发现有水雷,也门海岸线50海里以内为高度危险区,也门海岸警卫队就曾经触雷。侯赛武装使用船只自杀炸弹和水雷战术的公开记录则一直持续到2017年11月。此外,侯赛武装还曾经使用过反舰导弹无差别攻击军舰和商船,美国、沙特和阿联酋军舰都遭到过导弹袭击,造成船只和人员损伤。2001年,基地组织就曾经在也门亚丁港使用船只自杀炸弹袭击美军军舰,造成美军“科尔”号重创,大量人员伤亡。

8月2日,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港口城市海法举行的阅兵仪式上表示:“如果伊朗试图封锁曼德海峡,我确定它会发现自己与一个国际联盟对峙,该国际联盟一定会对伊朗的行动进行阻止,这个联盟还将包括以色列的所有军事分支。”

图1.海上简易爆炸装置和水雷2017年高发地区态势图图片 2

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也表示,最近有人威胁要在红海袭击以色列船只,以色列国防军已经准备好同时在北部和南部两个战线以及红海海域回击,将给予敌人“更大打击”。

也门Al-Mustaqaf地区周边海域的新威胁

在汇通此前的文章《盘点全球四大石油运输咽喉,目前两个已处于风暴的中心》中提到,曼德海峡位于中东和非洲之角之间,具体来说位于红海南端也门和吉布提之间。它连接红海和亚丁湾,预计每日近480万桶石油经过这一运输要道。但因两大原因,曼德海峡的重要性被放大。其一,多数必须经过苏伊士运河/萨米德管道的石油必须首先经过曼德海峡。其二,目前,这一要道临近正在发生战争的也门。

2018年,也门冲突双方在空中、地面和濒海的战斗持续。阿拉伯英语电视台当地时间2018年4月20日报道,沙特阿拉伯驻也门大使默罕默德·阿尔-贾巴尔证实,也门胡塞武装在也门西海岸阿尔-穆斯塔法地区已经扣押了19艘油船,船上装载20万吨石油,这些船舶目前均被胡塞武装分子扣留在荷台达港。

下图为中东三大石油运输咽喉:

图2.Al-Mustaqaf地区图片 3

图片 4

默罕默德·阿尔-贾巴尔猜测了胡塞武装劫持油轮的三种理由,一是他们试图利用船舶和其上的人员和货物敲诈勒索;二是试图封锁荷台达港,阻止救援和人道物资进入也门;三是威胁摧毁油轮,对红海环境造成重大环境破坏。

与此同时,主要西方媒体大多无视沙特对也门的毁灭性军事干预。该国的军事冲突已进入第三个年头,并造成多达7万人丧生。

根据信德海事网从一个也门人道主义组织处获取的船舶名单显示,本次被“劫持”的19艘船舶中,17艘为油轮,1艘为装小麦的散货船,另一艘名为气体运输船。这些船只所属的国籍包括希腊、西班牙、阿联酋。此前4月3日,胡赛武装还在海上袭击了一艘沙特油轮。

也门胡塞武装曾在多个场合威胁要关闭曼德海峡,此外该武装组织上周还宣布有击中沙特港口的海上能力。

2018年5月7日,也门交通部长萨利赫表示,胡赛武装正威胁炸毁这批船只。可以说,胡赛武装确实在劫持民船以增加自身威慑能力和讨价还价的砝码,从中长期来看,只要也门军队和沙特联军在也门西海岸的行动持续,各类濒海威胁将持续存在。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重要的石油运输要道霍尔木兹海峡,对峙也愈演愈烈。伊朗军事领导人(尤其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与美国五角大楼在这一石油运输要道上互相威胁。伊朗威胁称,若美国切断伊朗的石油出口,伊朗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而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7月27日表示,若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将不惜一切手段重新开放这一海上石油运输要道。

对我威胁

经过这些海上重要航道的石油运输停止可能会引发冲突升级,外部势力将介入,协助沙特和阿联酋打败胡塞武装,并打击伊朗所谓的地区存在。

在目前的态势下,胡赛武装仍然能够对也门西海岸乃至南部海域造成威胁。2017年,美国海洋管理局曾向在红海和亚丁湾航行的美国商船建议一定要特别警惕。英国航运安全组织曾对周边海域过往船只发布预警,注意水雷袭击风险。NYA International建议,在曼德海峡、红海南部行驶的船只应该尽量远离也门海岸线。虽然海上简易爆炸装置和水雷不太可能直接针对红海和曼德海峡地区的商船,但是由于这些爆炸物会漂移,或者由感应水雷、磁性水雷导致的无差别攻击,商船面临的风险仍然不能忽视。此外,由于敌我识别问题,胡塞武装反舰导弹对别国舰船的无差别攻击风险也仍存在。2016年,一艘行驶在也门西海岸的英国船只就遭到过不明武装攻击。2017年,一艘马绍尔群岛国的船只同样遭受攻击。

整体来看,经过曼德海峡的第三国民船乃至军舰可能遭遇各种无差别攻击吗,包括反舰导弹、水雷、无人炸弹艇、武装快艇等,同时民船亦可能遭遇劫持。

图3.2018年1月也门战乱态势图图片 5

此外,沙特与伊朗不断争夺势力范围。吉布提在2015年成为阿拉伯联盟和沙特阿拉伯牵头成立的34国反伊朗“伊斯兰联盟”的成员。2016年1月,吉布提跟随沙塔步伐与伊朗断交。沙特在2016年与吉布提也建立了安全合作和基地建设协议。有消息称,2018年,沙特即将在吉布提建立军事基地。这意味着受到伊朗支持的侯赛武装无差别袭击吉布提军港以及周边海域舰船的风险也进一步提高。

[责任编辑:huangxx]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战术战略,转载请注明出处:若封锁曼德海峡,也门海上冲突对我吉布提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