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印尼菲南武装分子可能紧密勾结,最终目标打回

2019-09-30 03:54栏目:战术战略
TAG:

当前,随着ISIS组织在中东战场崩溃,其号召包含中国籍在内的各国武装人员回流到各地发动圣战,同时在基地组织分支下的东突人员(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istan Islamic Party,TIP))部分成员不愿继续留在叙利亚,也企图回流。在此条件下,近期中国籍武装人员会同多国武装人员向东南亚集中回流,围绕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这一恐怖活动中心串联开展活动,不同国籍的武装人员围绕菲律宾南部呈现一体化活动趋势,在此进行训练、中转、回流以及就地发动圣战。此形势于2017年5月底集中爆发,5月23日,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马拉威市的多处建筑物和要道被阿布沙耶夫以及马巫德恐怖组织占领,菲律宾军警联合部队遂实施清缴,战事持续3月有余,仍未结束。

【雅加达综合讯】菲律宾当局上周突袭南部恐怖分子基地时发现了一本印尼护照,引起两国当局担忧印尼和菲南阿布沙耶夫组织之间合作可能趋向紧密。据《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报导,由于印菲两国边界线长,而安保资源有限,印尼武装分子可轻易进入阿布沙耶夫的地盘。印尼移民局局长的发言人阿功受询时指出,靠近菲律宾边境的印尼北苏拉威西海域长期缺乏人手防卫,因此多年以来,印菲武装分子一直利用传统海路进出两国。印尼移民局在靠近菲南地区的北苏拉威西棉加斯岛(Miangas)和马洛勒岛(Marore)各有一个边境关卡,当地人一般会通过这两个关卡进入菲南棉兰老岛的巴鲁特(Balut)和蒂班班(Tibanban)。不过,阿功指出,这两个关卡无法有效防止印尼武装分子进入菲律宾,因为当地人只要持有边境通行证即可入境菲南,根本无需护照。他说:「他们(菲律宾武装分子)利用这两个关卡进入印尼,而众所周知,他们最后会到(中苏拉威西省)波索市(加入东印尼真主伊斯兰游击队)。他们还通过这两个中转站走私武器。」他也说,移民局已派员到菲律宾达沃市确认上述在突袭中发现的印尼护照的持有人身份。对于在菲南恐怖分子基地发现印尼护照,印尼警方发言人斯通普表示,这一点也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印尼境内的一些恐怖分子曾在菲南受训,并与阿布沙耶夫有关係。此外,印尼国家反恐局主任哈米丁透露,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近年来一直召集东南亚武装分子在菲南进行恐怖训练。「除了印尼,还有马来西亚、孟加拉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武装分子都聚集在菲南训练。」他说,当局无法得知这些武装分子的确切人数,因为他们都是非法入境,并指亚细安成员国之间的免签证政策意味着,武装分子可自由进出菲律宾。印尼警方此前透露,当地恐怖组织计画在印尼摩鹿加群岛(Maluku Islands)北部的哈马黑拉岛(Halmahera)上建武装基地。专家指出,武装分子选择哈马黑拉岛主要是因为它位置偏远,只有乘船才能抵达。此外,哈马黑拉岛与菲南的一些小岛距离不远,可方便印尼武装分子前往加入武装训练。

图片 1 资料图:迹象显示,一些“东突”分子正投奔ISIS。20日,遭ISIS袭击的叙利亚难民进入土耳其境内。

同时,中国籍武装人员正利用东南亚的便利地形条件以菲律宾南部为活动基地从陆路和海路两方面正向国内回流。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新疆“东突”等“三股势力”渐现与国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合流的苗头。《环球时报》记者日前通过对中国反恐人士、印尼相关渠道、土耳其和叙利亚媒体同行的采访,勾勒出新疆“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偷渡出境,加入ISIS组织接受恐怖训练,参加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作战行动,以争取国际恐怖势力更多认同,培养国际暴恐活动人脉,累积回流中国境内策划组织暴恐活动“实战经验”的“路线图”。严峻的事实说明,要想彻底消灭极端组织对世界各国的威胁,以美国为首的反ISIS联盟就应该抛弃反恐双重标准,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加强情报分享,进行反恐打击行动的合作。

一、ISIS组织多国武装人员集中回流东南亚

  中国籍ISIS成员:被俘、被捕、被毙

东南亚成为ISIS组织发展的重灾区,并且呈现一体化发展趋势

  “我们注意到,ISIS近来频现新疆‘三股势力’武装分子的身影!”一名中国反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下一步工作就是精准锁定这些人的活动。”

近年,东南亚,尤其是菲律宾成为ISIS组织发展的重灾区,并呈现多国一体化发展的势头。此前,美国《纽约时报》称,印尼大约有500人试图去叙利亚加入ISIS,一些成功加入“ISIS”的印尼人在“协调”菲律宾、印尼的ISIS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2016年尽管菲政府在边境口岸采取的相关的管控措施,但由于技术手段、人力情报等原因,无法有效防止ISIS组织成员渗透到在菲律宾南部召募新血。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9月20日报道,印尼警察总监苏塔曼将军透露,近日在该国境内被逮捕的4名新疆籍恐怖嫌犯即将面临正式指控。“他们触犯了印尼的移民法和反恐怖法”,他说。《环球时报》记者当天从印尼相关渠道独家获知,这4名嫌犯分别是19岁的阿卜杜拉·巴希特、19岁的艾力希·巴依拉姆、27岁的阿尔平·祖拜旦和28岁的艾哈迈德·博佐兰。消息渠道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现在被关押在首都警戒森严的特别监狱,接受国家反恐小组的高强度审讯。对他们的正式指控会在几天内宣布。”

同时,活跃于苏禄岛及马来西亚沙巴一带的阿布沙耶夫、摩洛国伊斯兰自由斗士、印度尼西亚的伊斯兰祈祷团都已成为ISIS组织的东南亚分支。《今日美国报》称,包括阿布沙耶夫、马巫德组织在内的十多个菲武装势力已宣布效忠ISIS,并形成同盟。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头目哈皮隆已被任命为该联盟的首领,与此同时,ISIS承认其是东南亚的“埃米尔”。新加坡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表示,东南亚地区已有六十多个激进组织宣布效忠ISIS。

  《环球时报》20日还从总部设在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那里获知,ISIS武装在18日至19日短短48小时内,接连对与土耳其接壤的叙利亚北部地区发动“闪击战”,一举夺占至少60个边境村镇,迫使近6万库尔德人涌入土耳其。在行动中,18名ISIS人员丧生,其中包括1名“中国籍人员”。据“叙利亚人权观察”向本报记者透露,这名中国新疆籍武装人员是在攻打库尔德自治武装控制的叙边境城镇科巴尼时被击毙的,“还有多名中国籍武装分子在那里战斗”。

菲律宾南部恐怖组织基地已成为ISIS在东南亚回流和一体化活动的重要基地

  《环球时报》记者通过梳理ISIS近期活动发现,新疆“三股势力”武装分子参加该组织的活动越来越多。9月3日,伊拉克国防部公布伊政府军俘获一名中国籍ISIS作战人员;在伊朗PRESS TV今年8月播放的《深入“伊斯兰国”恐怖训练营》纪录片中,记者看到以下场景:新疆“三股势力”武装人员集体效忠ISIS,伏击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军,接受各种武器训练,发动自杀式袭击前相互拥抱告别等。同样观看该视频的外国网友TaiShang表示:“中国一定不能让这些家伙回国!”

印尼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负责人西德尼·琼斯表示,随着ISIS在中东地区的失败,其在主战场以外的地方发动暴力活动的愿望会更加迫切。“在东南亚极端分子越来越难以前往叙利亚的情况下,他们发现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是最佳选项”。菲律宾南部将为从中东冲突地区归来的东南亚极端分子提供庇护所,并成为他们重组、建立联系、培训和筹划行动的据点。

  偷渡出境,以东南亚为跳板

当前,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三国的极端分子互动也越来越多。2016年印尼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棉兰老岛亲ISIS组织及其与印尼、马来西亚的关系》显示,马来西亚的一小部分武装人员加入阿布沙耶夫组织的一个派系;穆特组织的一个头目娶了一名“志同道合”的印尼女性。

  新疆“三股势力”的活动分子是如何加入ISIS的呢?“他们有两种途径”,有中国反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一是赴叙利亚和伊拉克直接加入ISIS武装;二是到东南亚参加ISIS在当地的分支。”

同时,“印尼ISIS”首领的巴鲁姆沙曾试图从菲棉兰老岛购买武器。2017年4月,菲军方在棉兰老岛南拉瑙省的一次行动中击毙37名激进分子,其中包括据称属于印尼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的3名印尼人和1名马来西亚人。

  《环球时报》记者从独家渠道得知,为出境参加ISIS组织,受互联网上极端思想影响的少数新疆青年或“三股势力”活动分子通过商业活动和部分别有用心商人的“捐赠”积累资金。“大约需要3万至4万元人民币,有的为了出境甚至连老家的房子都卖了”,消息渠道告诉记者:“由于新疆边防管控严密、有效,而中国南方边境地区地理地形特殊,所以他们会选择广西或云南偷渡出境。”

2017年5月1日,菲律宾当局突袭南部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基地时,发现了一本印度尼西亚护照。对于在菲律宾南部恐怖分子基地发现印尼护照,印尼警方发言人斯通普表示:“印尼境内的一些恐怖分子曾在菲律宾南部受训,并与阿布沙耶夫组织有关系。”印尼国家反恐局主任哈米丁透露,“ISIS组织近年来一直召集东南亚武装分子在菲律宾南部进行恐怖训练,除了印尼,还有马来西亚、孟加拉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武装分子都聚集在那里训练。”

  《环球时报》通过印尼的消息渠道获知,4名被捕的新疆籍嫌犯偷渡出境后先到柬埔寨,然后潜入泰国,在那里,他们每人花1000美元购买土耳其的假护照。持假护照的4名嫌犯随后乘飞机到吉隆坡,再从那里飞西爪哇,又从西爪哇转机到南苏拉威西的孟加锡港。3名印尼男子在机场接应。“一路上都有人照应,说明ISIS在印尼已经有一个相当严密的组织网络。比如中转期间,在帕卢,一名叫阿克巴的房东为他们免费提供住处,一名叫卡尔曼的男子给他们下达下一步指示,而在孟加锡港机场,29岁的当地教师赛义夫·普里亚那负责将4人带往桑托斯亲自指挥的恐怖训练营。桑托斯是‘东印尼圣战组织’的最大头目,今年7月在互联网上公开宣布,他和他的组织正式加入ISIS。”

2017年5月23日,菲律宾棉布老岛地区马拉威市的多处建筑物和要道被阿布沙耶夫以及马巫德恐怖组织占领,菲律宾军警联合部队遂实施清缴。枪战中有12名武装分子被击毙,其中6名是外国人,包括来自马来西亚、印尼和新加坡国籍的武装分子。

  想直接参加ISIS的“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则从东南亚飞赴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再从那里飞往哈塔依、加济安泰普和安塔利亚等靠近叙利亚的机场。在机场外,一些通过互联网勾搭上的“中间人”会高举写有活动分子名字的牌子前来接机。《环球时报》记者两年前在土叙边境采访时结识的叙利亚人尤瑟夫坦言:“有人两年间先后把1000多名外国人送进叙利亚,有你们中国来的,也有美国人、车臣人、阿尔巴尼亚人、英国人和法国人,有人甚至还把妻小带来。”

恐怖组织围绕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一体化发展的地理因素

  这些来自全球的“准战斗人员”随即被送往土耳其边境城市基利斯,然后由专人带过边界潜入叙利亚。“过境一点也不难”,尤瑟夫说。《环球时报》记者两年前在基利斯采访时就发现,土耳其对这些边界的管控形同虚设。

印菲两国当局担忧印尼武装分子和菲律宾南部阿布沙耶夫组织之间的合作可能趋于紧密。由于印尼和菲律宾两国的海域边界线很长,而边防力量又有限,印尼武装分子可轻而易举进入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地盘,菲律宾当局无法得知这些武装分子的确切人数,因为他们都是非法入境,因为免签证政策,武装分子可自由进出菲律宾。

  “新疆籍恐怖嫌犯现阶段坚持的是‘迁徙圣战’、团伙行动,他们从广东、广西以及云南等口岸偷渡到周边国家后,转战到伊拉克等伊斯兰国家”,新疆大学教授潘志平21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认为,新疆恐怖嫌犯加入ISIS组织的路线和套路,与此前加入“基地”组织相比本质上并无太大区别。但随着各国加大反恐力度,增强打击活动,新疆籍恐怖嫌犯为掩人耳目已由早前的“固定路线作战”转变为“多途径路线作战”,目的地也从“单一”变成“多个”,比如分散到土耳其、叙利亚、印尼以及吉尔吉斯斯坦等国。

印尼移民局在靠近菲律宾南部地区的北苏拉威西棉加斯岛和马洛勒岛各有一个边境关卡,当地人一般会通过这两个关卡进入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巴鲁特和蒂班班。而这两个关卡无法有效防止印尼武装分子进入菲律宾,因为当地人只要持有边境通行证即可入境菲律宾,根本无需护照。同时靠近菲律宾边境的印尼北苏拉威西海域长期缺乏人手防卫,因此,多年以来印菲两国的恐怖分子一直利用传统海路进出两国。菲律宾恐怖分子也利用这两个关卡进入印尼,最后会到中苏拉威西省波索市加入当地武装组织,上述组织还通过这两个中转站走私武器。

  最终目的仍是“打回”中国

印尼警方透露,当地恐怖组织还计划在印尼摩鹿加群岛北部的哈马黑拉岛建立武装基地。印尼反恐专家指出:武装分子选择哈马黑拉岛,主要是因为它位置偏远,只有乘船才能抵达,且该岛与菲律宾南部的一些小岛距离不远,方便两国武装分子前往。

  《环球时报》记者从印尼相关渠道获知,4名被捕新疆籍嫌犯已报名参加ISIS印尼分支下属的恐怖训练营。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向印尼反恐调查官招认,他们想在训练营内接受军事训练,学习组装炸弹的技能和武器的使用,然后回流到中国实施暴恐行动。”

二、对中国的影响

  “直接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ISIS的‘三股势力’分子的想法要复杂得多”,中国反恐人士表示,“他们既想接受暴恐技能训练,又想通过实战来扩展国际恐怖组织人脉,为其升级在中国境内的暴恐活动争取资金等方方面面的支持。”

近年,中国籍“圣战”成员一度非法出境从东南亚中转前往中东,与东南亚恐怖组织关系密切,在东南亚武装分子集中回流的大趋势下,势必出现同流现象。随着菲律宾南部的恐怖组织训练基地将成为ISIS战略转移和战略支撑的重要支点。中国籍武装人员将以菲律宾为地缘支点,融入ISIS在东南亚的恐怖组织的联盟。

  据尤瑟夫透露,入境叙利亚的“中国籍人员”会在叙北部某山谷的一幢老房子里受训。三四人一个房间,“大多数时候是一起研究《古兰经》,接受体能训练,重点是冲锋枪、步枪射击以及路边炸弹制造的训练。”

东南亚持续成为中国籍“圣战”成员往返中东,取陆路偷渡回国的中转地

  《环球时报》记者从土耳其方面的渠道得知,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作战的“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多数是聚集在“突厥斯坦加玛阿特”的旗下。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作战单位。不过,从今年5月起,“突厥斯坦加玛阿特”与乌兹别克斯坦人的“阿布萨拉哈”、高加索人的“安沙尔圣战”、俄罗斯人的“穆斯林圣战”组织联合起来,成立了“联合圣战部队”。促成这个合作的是一个化名穆斯里姆·阿卜杜拉夫的人,而此人负责不同组织“狙击技能”的训练,并且为这些组织进行国际筹款。从今年7月起,这个“联合圣战部队”完全归附ISIS,并且在叙利亚的拉塔基亚和阿勒颇作战,不时也到伊拉克执行“增援”行动。

近年,中国籍“圣战”成员一部分赴叙利亚和伊拉克直接加入ISIS或基地组织,另一部分是到东南亚参加ISIS组织在当地的分支。由于新疆边防管控严密、有效,而中国南方边境地区地理地形特殊,所以他们会选择广西或云南偷渡出境。偷渡团伙有着严密的组织体系和偷渡网络,内部分工明确。偷渡路线是从陆路或水路经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菲律宾等国,最后从马来西亚等一些国家前往土耳其,偷渡人员被送至土耳其后,不少人进入叙利亚参加所谓“圣战”,而在偷渡途中一旦遇到阻拦,偷渡人员往往就地“圣战”。在中东战场参战人员又逐步回流到中国和周边地区,在这一过程中,偷渡路线的构建和使用已经十分成熟。

  “他们的最终目的依然是打回中国,实现‘解放全世界’这一‘圣战目标’。这些恐怖分子一旦‘打回来’,作案手法想必‘更加疯狂’”,潘志平说,中国政府应加强国际合作,加大对边境口岸的监管力度,防止境内恐怖分子跑出去,也防止境外恐怖分子跑回来,此外,还应加强“去宗教极端化教育”。

根据情报显示,中国籍武装人员从陆路回流的偷渡路线有二。

  国际反恐须抛弃双重标准

一是马来西亚-菲律宾训练-柬埔寨—泰国-缅甸北部少数民族地区-云南。偷渡者主要瞄准了东南亚地区陆地边境管理较宽松的漏洞,一直无法对该地区实行有效管理,因此这里也成了偷渡者的天堂。中国籍武装人员成员从印尼或马来西亚逐渐向泰国南部、柬埔寨等地转移,从泰国北部边境地区辗转进入缅甸,从缅甸北部的少数民族地区进入云南。

  面对不断壮大的ISIS组织,美国牵头急欲组建反ISIS联盟,而东南亚各国也急需全面合作。“之前我们一直把重点放在中东方向,而新动向说明,印尼恐怖分子发出的成立ISIS东南亚分支的口号得到回应,新的全球恐怖组织正在成型。事实上,我们官方之前就估计过,ISIS组织内有60多名印尼人、50名马来西亚人、100多名菲律宾人和100多名中国人”,印尼反恐专家查德尔向新加坡《海峡时报》表示。

二是马来西亚-菲律宾训练-柬埔寨—越南-广西。这条路线与云南入境路线的情况类似,与多个东南亚国家有陆地接壤的广西也在近几年成为新疆偷渡者青睐的跳板。虽然东南亚国家并不是这些偷渡者的最终目的地,但是他们依然将东南亚视为最理想的偷渡中转地。这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东南亚国家之间的陆地边境口岸普遍“不设防”,偷渡客往往畅行无阻。第二,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印尼等国都是ISIS家,泰国、缅甸等国都有数量不少的穆斯林聚居区,他们在宗教心理上天然的同情这些中国籍偷渡者。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2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马来西亚正与地区各国就ISIS的情报加强分享:“政府正在严密关注这个极端组织的行动,包括人员与资金往来,因为我们知道,4名在印尼被捕的中国籍嫌犯是过境马来西亚的。”

菲律宾南部成为新疆武装分子的训练基地,可能就地参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日前报道说,以美国为首的反ISIS联盟有可能会获得中国政府“悄然支持”,因为中国政府一定想把ISIS拒于国境之外。然而,美国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反恐双重标准,比如美国《华盛顿邮报》19日推出长篇报道,称该报驻中国记者组在新疆莎车等地采访发现,新疆政府正在“全面打压当地的穆斯林和少数民族”。

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武装长期盘踞在菲南部苏禄省及巴西兰省等地,其在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训练基地,被称为胡代比亚营地,这些成员会在营内接受格斗、城市作战、肉搏战等训练、并教授如何设置军事装置、制造简易爆炸装置、以及如何拆卸武器。阿布沙耶夫组织与“基地”组织是共生关系,在培训武装人员和暴力恐怖分子方面得到了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大力支持。菲律宾南部已经变成了该地区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的一个主要的训练基地,他们培养的炸弹专家在这里结业。根据情报显示,一直以来“东突”组织将其人员派遣至胡代比亚营地参加军事训练。在训练结束后多次派遣这些人员潜入中国新疆建立暴力团伙,进行爆炸、暗杀、投毒等暴力恐怖活动。

  外电认为,土耳其政府对ISIS的暧昧很容易让国际反恐“流于形式”。对此,包括路透社在内的西方媒体也有些不满,认为土耳其对土叙565英里长的边界“几乎没有什么管理”,让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分子“晚餐在伊斯坦布尔吃,早餐在加济安泰普用,吃午饭时就到叙利亚了”。事实上,许多ISIS武装人员就在土耳其境内休养、治疗和获得补给,甚至大量武器弹药也是经由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的。

东南亚持续成为中国籍武装人员取海路偷渡回国的中转地

  对于中国是否有必要加入由美国牵头组建的反ISIS行动联盟,李伟向《环球时报》表示,中国作为联合国的一员,对打击ISIS早已做出积极表态。但各国国情不同,打击ISIS的方法也应采取互补式、多层面的,可以像美、英、澳那样空袭,也可以切断恐怖分子人员和资金的输送管道,但核心和关键是强化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政府的监管和控制能力。潘志平认为,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行为是中国的原则,中国支持打击ISIS毋庸置疑。对美国的反ISIS联盟,中国可以从道义方面予以援助,也可以在情报方面进行交换,如果有必要采取军事手段,中国会响应联合国号召,在联合国而非美国领导下进行(邱永峥 邢晓婧)

1、从境内来看,东南亚与国内偷渡组织一体化作业趋势明显。

当前,东南亚与国内偷渡组织团伙出现跨国、跨省联合趋势,从海南、广东省和福建省边防查获的偷渡案件和掌握的情况看,境内外、省内外勾结作案明显增多。偷渡组织者采取的是境内外组织、境外备工具、境外保过境的办法,成批整船集体偷渡的办法,规模越来越大,或分批集中控制偷渡人员,以防泄漏消息;或利用外轮、台轮和“三无”船舶从事偷渡活动,偷渡活动的组织花样翻新,增加了反偷渡的复杂性。

2、从境外来看,东南亚海域偷渡条件优越,偷渡行业发达。

围绕菲律宾南部恐怖组织训练基地这一核心中转地,一方面马来西亚仙本那前往菲律宾的海路偷渡方便,另一方面印尼和菲律宾两国的海域边界线很长,而边防力量又有限,此外,陆上边境关卡只要持有边境通行证即可入境菲律宾,根本无需护照。地形和边防情况导致菲律宾存在大量非法移民。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南部边境海域的偷渡热点地区蛇头人数众多、活动猖獗,绝大多数的偷渡者都是在蛇头的安排下偷渡出去的。

3、中国籍武装人员海上偷渡路线分析。

根据情报显示,从近期查获的从东南亚边境海域的中国籍武装人员非法入境和转道海南海口的案件来看,东南亚的偷渡活动具有组织化、职业化和网络化特点。偷渡犯罪团伙内部组织严密,分工复杂,国外蛇头负责招募偷渡人员,国内蛇头负责运送并安排,形成一条龙的组织偷渡产业链条,逐步衍生出境外组织、遥控指挥等一系列走私偷渡手段。根据2016年公安海警相关部门的反映,已经截获企图通过舟山海域偷渡进入东部沿海大城市进行活动的中国籍武装人员。

根据当前武装分子回流的现状以及偷渡条件,中国籍武装人员极有可能通过以下海域路线偷渡。

一是从马来西亚或印尼入境,偷渡到菲律宾南部训练基地实施休整或训练后,从菲律宾南部边境海域偷渡到广东潮汕或福建海域。

二是从马来西亚或印尼入境,偷渡到菲律宾南部训练基地进行休整或训练后,再偷渡到泰国边境,从泰国边境海域偷渡到海南边境海域。

三、对策建议

当前,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及周边地区成为包括中国籍在内的多国恐怖分子回流训练和活动的中心。同时,近菲律宾南部苏禄海、马来西亚沙巴州和印尼婆罗洲附近的水域成为海上恐怖活动的中心。海盗及海上恐怖活动已使相关水域中国籍船只和游客面临高风险,海上偷渡给中国防范新疆圣战人员回流造成境内安全构成直接威胁。然而,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虽然有强烈的海上安全合作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需求和措施,但由于三国力量有限,效果不佳。因此,海上安全成为中国介入东南亚地区非传统安全合作的入手点。

2017年2月,菲律宾媒体报道,为了阻止该国南部海域极端组织和海盗势力扩张,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经请求中国派遣海警船在通过马六甲海峡和苏禄海的国际水域上巡逻,以维护海上贸易秩序。2017年5月4日,菲律宾“Rappler”新闻网称,在菲总统杜特尔特表达出与中国举行联合军演的意愿后,菲安全官员将着手研究与中国签订《军队到访协议》等相关必要程序,以便让菲中联合军演能顺利举行。

基于反恐防回流、海外利益保护,以及地缘战略三个方面,中国可考虑进一步积极响应菲律宾的请求:

一是地区国家无法有效应对恐怖主义威胁。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三国海上安全力量有限,无法阻止海上恐怖/海盗活动,无法控制海上偷渡活动,而中国在索马里海盗维和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能力介入地区事务。

二是中国在该海域有巨大的海上贸易运输量,面临直接威胁。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海域是海上交通要道,与其相连的苏拉威西海则毗邻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三国,连通西太平洋、南海和东印度洋,不适合在马六甲海峡通航的大型油轮等船舶,通常经过这一海域进入南海。而且,“两苏”海域还是除宫古海峡、巴士海峡等之外,前往西太平洋的重要航道,特别是锡布图水道。位于菲律宾南端与马来西亚沙巴州之间的锡布图水道宽29公里,是连接澳大利亚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最快速航道,每年有多达13000艘船只往来航行。

在地理位置上,锡布图水道在中、日、韩三国与澳洲的贸易往来中占据非常重在地理位置。根据亿海蓝大数据平台统计,2016年全年经过锡布图水道共计12665艘次,目的国或始发国为中国的航次占比为64.22%,占据半数以上。其中,航次目的国前三的为中国、澳大利亚、印尼,分别为38.78%、22.36% 和 17.12%;航次始发国前三的为澳大利亚、中国、印尼,分别为28.85%、25.60%和21.40%。

然而锡布图水道已经成为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的重点活动区域,威胁中国海外利益。

三是与菲律宾加强海上合作有利于管控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并有利于削弱域外其他大国的影响。中菲在海上安全的深入合作有助于缓冲安全领域的冲突。此外,2017年2月,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透露,马尼拉计划要求其长期盟友美国到菲南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给海盗来个下马威。同时,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马拉威市的反恐作战持续三月仍未结束,这也说明了菲律宾急需大国支持。

[责任编辑:huangxx]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战术战略,转载请注明出处:印尼菲南武装分子可能紧密勾结,最终目标打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