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中期选举后外交,奥巴马中期选举失利及对中

2019-08-28 11:01栏目:战术战略
TAG:

在2010年中期选举丢掉众议院控制权四年后,美国民主党在2014年11月4日的中期选举后再次丢掉了参议院的控制权。最近几天,美国各主要媒体和智库也逐步开始总结分析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并对未来两年政策和2016年大选进行了展望。一、美国智库的主要观点“小事件”引发大转折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迈克尔·巴罗内在11月7日发表题为《2014中期选举两个被忽视的转折点》的文章中指出,正是这两个被人忽视的转折点造成了民主党的失利。第一个被忽视的转折点是2013年10月的美国政府停摆事件。尽管政府停摆事件发生后大大削弱了共和党的支持率,并一度推升奥巴马的认可度到50%左右。但在该事件要结束的时候却发生了转折。这时候公众开始注意到一个无法掩盖的问题:奥巴马政府用了42个月的时间竟然没能让国家医保网站正常运作。至此,从去年11月开始,民主党逐渐败退。第二个被忽视的转折点出现在今年9月底,当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为不打击医护专业人员到非洲当志愿者的积极性,拒绝对来自非洲埃博拉疫区国民采取限制入境或者隔离观察的措施。但是民意调查显示70%-80%的美国公民却支持隔离。尽管后来民主党候选人感觉不妙而改变意见,但为时已晚。而共和党候选人在这一问题上却一直支持隔离,顺应了选民的意愿。迈克尔·巴罗内认为,埃博拉问题虽然不是影响选举的唯一因素,但是确实是因为这个不起眼的小事件,使民主党选举的上升势头受到了遏制,因此成为另一个影响选举转折点。共和党学会了妥协更趋务实布鲁金斯学会政治治理研究项目研究员菲利普·A.瓦拉赫和贾斯特斯·迈尔斯在11月6日发表题为《共和党能推动保守主义治理吗?》的文章中分析共和党得胜原因时提出,共和党在这次中期选举和2010年相比更加务实。一改以前一味强调意识形态的纯洁性,尽管他们并没有抛弃他们在政治和道德方面的承诺,但却重新调整了他们的政策以应对政治的现实情况,而不是坚持一些根本不可能达到的目标。换而言之,共和党学会了妥协。助推了共和党2016年大选候选人布鲁金斯学会另一位研究员卡马克·伊莱恩在11月5日发表题为《可以考虑下届总统的大选了》文章分析称,虽然中期选举结果不能对2016大选结果产生很大影响。但是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却诞生了一位两年后大选的共和党政治明星威斯康星州州长斯考特·沃克。这次是他四年内第三次胜利。在2010当选州长后,他实施了减税,增加公务员医疗和养老支出,推行预算法案、强行限制公务员集体谈判权等措施。虽然这也引起了民主党发起的对他的弹劾,但他的实际执行力使他最终得到认可,并成为2016大选的明星。美中期选举后外交,奥巴马中期选举失利及对中国的影响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二、从美国中期选举中显现出来的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美国价值观出现衰败迹象从本次中期选举中我们可以看出,以社会保守主义着称的共和党已显现“松动”现象。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已经开始对1500名美国人做 “中期选举后的美国价值观调查”。将会问到选民对投票结果的看法,投票动机,对两个政党的看法,奥巴马以及议员们将会面对的挑战等问题。布鲁金斯学会和公共宗教研究所在11月12日共同举办美国价值观调查结果发布会,届时还会邀请专家们对选举结果进行讨论。这将对我们进一步了解选民和专家对中期选举看法,以及选举结果分析产生很大帮助。佐治亚大学的历史学副教授斯蒂芬·米姆在9月19日发表的题为《美国空军将上帝移出指挥系统》一文中披露,美国空军在9月宣布,在军人入伍誓言中将去掉了“愿上帝帮助我”的结尾词,继而国防部也表示非常尊重宪法第一修正案,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也将给予士兵做出选择的自由。这对宗教立国的美国而言,这一信息足已表明,在美国的国民特性正遭受着巨大冲击的同时,美军内部“纯净度”也呈下降趋势。作为美国主流文化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在未来能否保持主流地位,将对未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走向产生巨大的影响。民主党中期选举失利将影响日本对华政策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迈克尔·奥斯林在11月5日发表的一篇《奥巴马-安倍的平衡行动》评论中认为,日本在意识到奥巴马中期选举失利后会认为奥巴马政府会显得更加缺少影响力,因此日本可能会考虑在亚太事务中更多的靠自己。而在这次北京举办的APEC会议上,习近平也可能会抓住这个机会更多的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或者是更倾向于以单边政治机制来解决恐怖主义争议问题。共和党执掌参议院国防政策或将转强势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指出,共和党中期选举大胜后,麦康奈尔、麦凯恩、寇尔克、恩斯特和柯顿5位参议员将主导美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这次中期选举结果将由强硬派麦凯恩接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作为奥巴马政府外交和国防政策主要的批评者,麦凯恩可能会在以后两年对奥巴马政府在国防军事政策上产生更多实质性的阻碍。例如可能会在叙利亚、伊拉克和乌克兰等政策提出进一步的反对意见,使得奥巴马过去主导的国防预算删减与派兵议题,势必在国会面临挑战。三、美国中期选举对中国的间接影响这次中期选举结果共和党大胜,势必将对美国未来对外政策产生深刻的影响,同时也可能对我国产生一些间接影响。中国解决周边问题难度增大8月8日在越南访问的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表示,越南的人权状况已经取得进展,支持放宽对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限制,并明确提出应先对其出口海岸警卫队和海防系统的武器。不管是否针对我国,都不是什么好消息。我国应对武器解禁对南海局势的影响有所准备。此外麦凯恩在2013年8月访问日本时在东京记者发布会上表示“日本对尖阁诸岛的主权是明确无疑的,这一点完全不需要任何讨论”。由此可见,一旦麦凯恩执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势必对中国解决周边问题增加了难度。在经济贸易方面对消中国的影响增强受很多主要大型企业支持的共和党主导美国的外交政策后,势必相对更支持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因此可能会加速推动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美国一些专家学者认为,作为重返亚太战略的一部分,美国希望用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同中国竞争,或者说以削弱中国在经济贸易方面影响力。对此,我们应保持高度警觉,不能盲目乐观,做好充分的应对。美俄关系可能进一步恶化由于共和党通常对俄罗斯持强硬立场,今后一段时间美俄在乌克兰问题上可能会进一步冲突不断,美国同俄罗斯关系恶化可能性更大。对此,中国需谨慎对待,不可急于明确表态站队,并以此为机会争取扩大自身国家利益和影响力。同时还应关注美国在地区的盟友,如日本、澳大利亚、韩国等对美国以后几年亚太政策的看法,并相应调整外交政策以争取扩大影响力。相关资料1、迈克尔·巴罗内,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2014中期选举两个被忽视的转折点》(Two hidden factors in the 2014 campaign),2014年11月7日。网址参见 the Republican Victory Bring Conservative Governance?),2014年11月6日。网址参见 Never Too Early to Start Thinking About the Next Presidential Race),2014年11月5日。网址参见 Mihm: Air Force removes God from chain of command),2014年9月19日。网址参见 Abe-Obama balancing act),2014年11月5日。网址参见 外交政策未来或转强势》,2014年11月7日。网址参见 8月 8日。网址参见

摘要: 10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妻子米歇尔在俄亥俄州出席竞选活动,号召选民在美国中期选举中支持民主党。美国《外交政策》网站预测在11月2日的中期选举结束后,将会有10名共和党人在外交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左右外交政策的实施。 《外交政策》网站报道,美国国会也许无法美中期选举后外交「十推手」10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妻子米歇尔在俄亥俄州出席竞选活动,号召选民在美国中期选举中支持民主党。美国《外交政策》网站预测在11月2日的中期选举结束后,将会有10名共和党人在外交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左右外交政策的实施。 《外交政策》网站报道,美国国会也许无法制订外交政策,但无疑可以左右外交政策的实施。 美国11月2日的中期选举尘埃落定后,以下10名共和党人将在外交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他们是: 1、埃里克•坎托坎托当前是共和党「党鞭」。如现众议院共和党领袖约翰•博纳获选为众议院议长,弗吉尼亚州议员坎托的权力便会大增。坎托对伊朗和以色列问题尤其感兴趣,或会对相关法案发挥影响力。2、乔恩•凯尔几个月来,参议员凯尔已经成为共和党外交政策领域的实际领导人。直到白宫做出大量让步,凯尔才同意支持美俄核裁军条约。如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战果丰硕,那么他极有可能推动参议院延至明年就美俄核裁军条约举行全体投票,令形势更加复杂化。 3、吉姆•德明特吉姆•德明特在参议院高举「茶党」大旗,在美俄核裁军条约等议题上明确反对政府的外交立场。 4、约翰•麦凯恩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中,共和党与民主党向来和平相处。但如今两党的团结氛围已经一去不返,缘由是麦凯恩拒绝批准明年的国防草案。不仅如此,麦凯恩还将领导共和党人反对奥巴马大幅削减驻阿富汗美军的计划。 5、伊利安娜•罗斯-莱赫蒂宁如果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后在众议院占据多数席位,罗斯-莱赫蒂宁势将统管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该委员会的工作重点也因而会发生重大变化。例如,她可能摒弃放宽对古巴禁运和限制旅游的政策。6、理查德•卢格卢格在外交领域的作用大增不是因为他反对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而是因为奥巴马政府需要他的支持。卢格的政治立场温和,历任6任参议员,是唯一可能对美俄核裁军条约投下赞成票的共和党人。 7、凯•格兰杰虽然并不确定,但格兰杰很有可能出任国务院拨款委员会主席。格兰杰坚定支持财政紧缩,在当前的财政状况下,美国海外援助的前景不妙。 8、萨德•科克伦作为参议院拨款委员会的共和党领军人物,科克伦将在任命国务院拨款委员会的五名新委员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9、奥林匹娅•斯诺斯诺有可能出任参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主席。作为该委员会的一名普通委员,斯诺曾推动国会扩大对情报的监管力度。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重要情报失误后,斯诺曾多次呼吁情报部门进行改革。10、埃德•罗伊斯罗伊斯是共和党外交战线的活跃人物。如共和党在众议院中赢得多数席位,他将可能改变美国外交领域讨论的论调。他麾下的工作人员将在关于中东、非洲、反恐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听证会中发挥作用。

摘要: 美国2014年中期选举于当地时间4日晚落下帷幕。 中期选举失利势必将促使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内部思考内外政策的得失,及时调整政策,尤其需要在外交方面寻求突破。  新华网北京11月5日电(记者柳丝 穆东)美国2014年中期选举于当地时间4日晚落下帷幕。民主党不仅没能收复众议院多数党地位,还丢掉了在参议院的多数党地位。共和党全面赢得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此次中期选举值得关注的一个特点,是美国选民对外交政策的看法成为影响选举结果的重要因素之一。奥巴马政府左右摇摆的中东政策饱受争议,美军针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打击疲软以及美国在防控埃博拉疫情上的疏漏也给政府减分不少。   中期选举失利势必将促使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内部思考内外政策的得失,及时调整政策,尤其需要在外交方面寻求突破。   美国媒体分析认为,共和党在掌握国会两院控制权后,外交方面将更加积极地致力于在国际舞台上展现美国的实力。这令未来两年美国对外政策变得更加复杂和更难以预料。   在共和党“一统国会”的局面下,变成“跛脚鸭总统”的奥巴马在余下的两年任期内,注定会在更激烈的府院博弈中度过。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奥巴马政府在外交方面没有可发挥的余地。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总统是负责处理对外关系的主要官员,有权与外国缔结条约,但须经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票的批准;而总统与外国签订的一切行政协定,却不需经参议院的同意。美国国会两院通过的法案还需要经过总统签字批准才能生效。总统有否决两院通过的法案的权力,但如两院再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法案仍然有效。   由此可见,美国总统和国会在外交上虽然相互制衡,但从总体上来看,美国外交决策的主导权还是掌握在总统手中。   而美国对外政策的重点,除包括巴以和平进程、打击“伊斯兰国”、伊朗核谈判、乌克兰危机等之外,美国对华政策以及中美关系显然是重中之重。   自奥巴马第二任期以来,中美关系虽然波折不断,但整体上保持了稳定发展的态势。本月10日,奥巴马将再次访华,中美两国领导人将举行会晤,为两国未来的关系发展勾勒愿景。   就在中期选举进行的当天,国务卿克里发表演讲,重申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强调与中国建立一种原则性的富有成效的关系是奥巴马政府过去6年来始终致力推动的工作,而且将在其最后两年任期中坚持这一政策。   美国中期选举可谓是仅次于总统大选的重要政坛洗牌,直接牵动着奥巴马政府内政外交的走向,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同样也将产生重要影响。但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理性而稳健地处理对华关系,对共和、民主两党来说都符合美国的自身利益。从中美两国大局出发,维护良好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也有利于维护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目前距离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还剩两年左右的时间,任期结束后将留下怎样的政治遗产,恐怕是奥巴马总统现在该考虑的问题了。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战术战略,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中期选举后外交,奥巴马中期选举失利及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