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右翼民粹势力横扫欧洲背后,难民危机成欧洲难

2019-08-21 20:54栏目:战术战略
TAG:

原题:难民危机与民粹主义的恶性螺旋

原标题:右翼民粹势力横扫欧洲背后:难民涌入加剧发展不平衡

今年前5个月,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在前往欧洲的地中海途中

作者: 乔尔豪·阿古德罗

  当前的欧洲,似乎正被一股又一股的右翼民粹势力所裹挟。

难民危机,欧洲难以抚平的伤痛

自进入2018年以来,尽管涌入欧洲的难民人数得到了初步控制,但难民危机却远远没有得到平息。不但欧盟各成员国围绕难民配额分配、责任分摊等问题陷入争吵,而且一些民粹主义政党用“反移民牌”赢得选民支持,不断挑战和冲击传统主流政党。难民问题与民粹主义,正在欧洲形成恶性螺旋。

在9月9日的瑞典大选中,高举反移民、反欧盟旗帜的瑞典民主党获得大胜,得票率从上届的12.9%上升到17.6%。虽然由于其他政党都拒绝与其合作,瑞典民主党进入下一届政府的可能性不大,但它的影响力已不容小视。

核心阅读

由于对试图进入国境的大批难民持飘忽不定的态度,以及后续管理的粗略,欧洲如今陷入政治动荡浪潮。欧洲人正在进行一场矛盾的游戏:一方面,我们对难民表现出最慷慨的面孔,做出盛大的欢迎声明,却没有详细的安置计划;另一方面,我们违反自己订立的条约,用带刺的篱笆阻止其进入。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自2010年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已有10个右翼(或极右翼)民粹政党成为执政党,进入了欧洲的政治光谱之中。甚至在德国这个由于历史原因对极右翼深恶痛绝的国家,也出现了德国选择党(AfD)这样的排外政党。

国际移民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里,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在前往欧洲的地中海途中。旷日持久的难民和非法移民问题日益成为影响欧洲国家团结和内部安全的一个重要议题,逐渐“撕裂”欧洲社会,破坏欧盟凝聚力。

这种混乱是危险的,因为如果我们有成熟的计划,即使计划有缺陷,我们还可以修正。但没有计划,只会伤害难民并威胁欧洲各国的稳定。

是什么让欧洲的右翼以及极右翼民粹政党在近十年以来迅速崛起?

摩洛哥海军的海岸警卫队7月12日夜至13日凌晨在地中海救起161名偷渡者;国际移民组织7月4日表示,一艘载有超过85名难民的船只在从利比亚出发前往欧洲途中,于突尼斯海域沉没,当地渔民救起多人,但船上大部分人失踪……

右翼民粹势力横扫欧洲背后,难民危机成欧洲难以抚平的伤痛。欧洲各国的行为杂乱无章,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欧盟尽管有个响亮的名字却缺乏凝聚力。它就像联合运营的三种速度的列车:一列是德国领头的中欧和北欧国家组成的高速列车,可观的人均收入允许其对公共事业投资不菲,他们是欧洲的引擎。他们的经济实力使其能领导欧盟,但并不太尊重其他盟友,喜欢发号施令。

右翼民粹主义席卷欧洲国家

难民危机没有消退迹象

另一列是代表东欧国家的低速货运列车,他们的政治、经济条件比较困难,接受欧盟的经济援助,工业不发达。他们很有韧性,但其内部的“创伤”是所有问题的根源,仍有待医治。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民粹主义在欧洲还只是星星之火然。但目前,欧洲已有10个国家的右翼(或极右翼)民粹政党进入政府。欧洲传统的价值观正遭受挑战。在欧盟的三驾马车“英法德”三国中,均出现极右翼割据一方的趋势,其中法国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更是一度对法国大选选情造成了真实威胁。

2019年前5个月,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地中海。尽管有数据显示,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通过地中海偷渡前往欧洲大陆的难民人数有所下降,但冲击欧洲的难民危机并没有消退的迹象。

最后是南欧国家——混乱不堪的长途列车,随时改变目的地,不守时。其经济的主要来源是旅游业,国民生来乐观,快乐是其价值核心,但过度自由主义。

“国民阵线”历史悠久,成立于1972年,活跃于法国政坛已有多年(今年6月1日起已改名为国民联盟)。回溯以往选举中对抗国民战线的历史,法国选民会形成一个所谓“共和国战线”的阵营,从左到右来反击极右势力。比如在2002年的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前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就获得了这种支持,法国选民打出了“宁肯把选票投给骗子也不投给法西斯”的口号。最终希拉克以绝对优势(82%)挫败了极右势力、反犹主义代表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

7月9日,在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萨尔维尼的力推之下,意大利关闭了位于西西里岛米内奥的一处移民收容中心。该中心曾是欧洲最大的移民收容站,在5年前的高峰期,这里曾接收超过4000名移民。

由如此迥异的成员组成,可以想象执行欧洲议会的指令是多么复杂:欧盟制定了规则,但成员国并不遵守。对高速列车有益的规则并不适用于其他两类列车,反之亦然。这使得欧盟发展缓慢,且效率低下。

然而,近年来由于其他党派候选人自身问题,这种“共和国战线”已被削弱。而“国民阵线”现党魁,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推出的反移民和打破建制的口号,以及同其父亲国民战线创始人老勒庞的干脆切割,也成功聚拢了人心。

据英国《卫报》撰文,尽管进入欧洲的难民和非法移民减少,欧洲各国如今已不愿为难民打开大门。作为地中海难民主要登陆地,意大利2019年6月通过一项新法案,强调任何从该国领海上营救难民的船只或组织都将被处以最高5万欧元的罚款,并声称或将进一步加大惩治力度。

民粹主义的壮大

在欧盟人口最多的德国,欧债危机后刚成立的德国选择党(AfD)目前在欧洲议会中占有7个席位。在2017年的德国大选后更是一飞冲天,得票率从上届的4.7%猛增至12.6%,一跃成为德国政坛第三大党。该党主张德国退出欧元区,并强烈反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据最新民调显示,在原东德地区,AfD 的支持率已跃居第一(27%),超过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23%);在全德范围,AfD的支持率为16%,仅次于基民盟(29%)和社民党的18%。

今年春天,欧盟方面也完全停止了救援地中海难民的所有努力,现在只是从空中进行监测。意大利和马耳他甚至将私自出海拯救偷渡溺水者定为犯罪行为。

新自由主义理论家往往忘记了他们并不是孤独地生活在地球上。难民们背负着战争带来的饥饿和恐惧,叫开了欧洲的大门。而欧洲人起初以为难民无法渡过地中海,结果难民们成千上万地来了。

如果从“战果”来说,英国独立党可能是欧洲民粹主义政党中最成功的一个 。成立于1993年的独立党主要政治纲领就是推动英国退出欧盟。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时任党魁法拉奇(Nigel Farage)以已达成了政治目标为由,宣布辞职。独立党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了20个席位;在2015年的英国大选中,获得了12.6%的选票,成为英国第三大党。在过去100多年里,英国政坛一直是保守党、工党、自民党“三足鼎立”,其他小党难成气候。但如今,英国独立党的迅速崛起改变了英国的政治版图。除了反欧盟之外,该党也反对外来移民。

许多欧洲国家开始积极展开与利比亚海岸警卫队的合作。据联合国6月初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利比亚海岸警卫队在地中海拦截了2300多人;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将从地中海救起的人送回到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或埃及等地。

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欧盟的援助能力,欧盟除了注入资金别无他法,但资金量不是无限的。欧洲传统政客们对民粹主义政党在民意调查中支持率的上升感到恐惧。难民接收问题最终还是让欧盟各国立场分裂,民粹主义趁机壮大起来。极左和极右民粹主义有同样的兴趣利用这次危机。

同样反欧盟、反移民的意大利五星运动党目前是意大利政坛中最大的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议会中拥有17个席位,是英国独立党的“队友”,两党组成了“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党团”的核心。在2018年的意大利大选中,,“五星运动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获得133席(32.66%)和68席(32.21%),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德国《明镜》周刊刊文称,目前地中海区域几乎看不到任何私人援助船只。过去,会有多达十几艘的船只在这一水域巡逻。欧洲几乎没有国家想要接收非法移民和难民,欧洲各国的政治领袖目前处境艰难,一方面,他们知道各国大多数的选民不希望非法移民溺亡,另一方面,他们对于难民救援组织要求的开放边境予以果断回绝。

传统的欧洲民粹主义领袖从难民问题上看到了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媒体一次又一次地关注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原因。他们批评地方政府的举措,以削弱公众对政府的信任。然而,对难民问题他们并没有任何解决办法,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夺权。他们显然知道,难民问题不是各国单独行动能解决的,需要大家一起制定策略才能解决。

“五星运动党”虽然是得票最高的党,但因席位没有超过单独组阁的标准线,又拒绝又其他政党合作,所以未能成为执政党。而该届大选的另一个赢家、现执政党之一北方联盟其实也属于民粹主义政党,在反对的移民立场上,两党立场十分接近。

欧洲一体化遭持续撕裂

另一方面,极右民粹主义者认为,每个难民都是一个潜在的罪犯,他们会抢夺我们的工作,他们憎恨我们的国家,来此的目的是在有生之年享受我们的社会援助和福利。

除了上述政党之外,奥地利自由党(执政、第三大党)、波兰“法律与公正”(执政、第一大党)、匈牙利青民盟(执政、第一大党)、丹麦人民党(在野、第二大党)、荷兰自由党(在野、第二大党)、瑞典民主党(在野、第三大党)、芬兰“正统芬兰人党”(在野、第三大党)等都是在欧洲颇有影响力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与此同时,欧盟各国就难民配额分配、责任分摊等问题的争吵远未平息。自2018年以来,面对难民无法得到安置的僵局,马耳他、意大利、法国等地中海国家多次发生对峙和口水战。

不可否认,欧洲人和中东、非洲难民的隔阂是客观存在的。相互之间的不了解使两者疏远,而且在宗教信仰上也有着不同。欧洲人害怕难民的习俗会影响欧洲,特别是在妇女权利方面。他们认为欧洲的特色正在被侵蚀,认为难民是社会的负担,担心欧洲人在两种文明的冲突中会输掉。

7月7日,马耳他总理穆斯卡特表示,马耳他将安置遭意大利拒绝靠岸的“亚蓝库迪号”船上的65名难民到欧盟国家。《明镜》周刊称,不断发生的难民船只对峙事件暴露了欧盟各国在移民政策上存在的尖锐矛盾。在寻求移民问题的联合政治解决方案时,欧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

解决问题的出路

解决难民问题是阻止极右翼关键

一段时间以来,欧盟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统一的欧盟难民分摊系统,但因无法平衡各国诉求和利益,这一努力屡遭挫折,各国就分配和处理难民等问题迟迟难以达成共识。

由于民众支持率惨淡,欧洲各国传统政治精英主导下的政府都面临挑战,难民危机谈判进一步复杂化。没有执政党想后退一步,因为怕失去基础选民的信心。然后,当情况似乎不能更糟时,欧盟更大的打击到了:由于担心移民对其劳动力市场和社会援助机制的压力将结束其繁荣,欧洲大国英国提出脱欧。

欧盟虽然打着“团结互助”、“共同发展”的旗号,但由于各成员之间的经济基础不平等,统一的内部市场给各国带来的优惠也不平等。

自2018年起,各国不断收紧的难民政策,造成相关国家争执严重,积怨加深。如意大利愈加紧缩的难民政策,直接导致法国、德国及马耳他等国与其在由谁履行国际承诺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多国在难民问题上展开的“讨价还价”正在不断搅动欧盟的一体化格局。

欧盟面临着一个极其复杂的局面:我们的骄傲要求我们对合作伙伴的离开提出苛刻的条件,但此时大西洋另一侧的特朗普政府发起对欧盟的贸易战,再树敌不是个聪明的决定。如今,欧盟和英国政府的谈判气氛平和起来,但很多欧洲人担忧的是,这种软弱的谈判方式会助长欧盟内部的分离主义运动。

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2014年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自欧盟1993年成立以来,统一的市场对成员国的经济增长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然而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受益最大的是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据估计,德国每年因欧盟内部市场获益370亿欧元,相当于每年人均450欧元;相比下,南欧国家的年人均获益明显较低,意大利为80欧元,西班牙70欧元,葡萄牙只有20欧元。

据德国内政部称,地中海国家都不愿意接纳从海上救起的移民。2019年已有多起冲突集中在到底由哪个欧盟成员国接收援助船难民。

在这次民粹主义的胜利之后,传统政党的领导人试图争取一部分民粹主义选民。默克尔被迫与欧盟成员国签署了明显有损其个人利益的应急协议,许多分析家都认为这是默克尔政治上的民粹主义转折点。南欧自行其是,东欧不愿谈及难民也不愿听从德国指挥。面对来自国内和欧盟内部对其领导力的质疑,默克尔意识到这一次她真的可能会下台,因此她尽力挽救,但仍危机重重。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利益分配的不均,加深了东西欧和南北欧之间的发展鸿沟,加上欧债危机之后,南欧各国失业率高企,又被迫实施财经紧缩政策,导致草根民众对政治精英统治的不满持续上升,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传统主流政党已不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

6月14日,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塞浦路斯和马耳他等七国齐聚马耳他,呼吁在欧盟内部更公平地分摊难民,确保有效执行在成员国之间公平分配负担的原则。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就难民问题进行过数次讨论,但因成员国利益差异大,很难达成共识、形成统一解决机制。

西班牙也没有摆脱困扰欧洲的难民紧张局势。由民粹主义介导的民意处于“好与坏”的两极化之中。一些人愿意援助难民,另一些人反对。我认为讨论“好与坏”并不能解决问题。难民问题可归纳为三点:1.所有人都应得到公平的对待;2.面对发生在不发达国家的饥荒和战争,第一世界国家必须介入;3.超出自身能力的援助会导致灾难。因此,对难民的及时援救是应该的,但需有一系列计划并严格执行才行,最重要的是必须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但是,欧洲多数国家的经济都不景气。眼下,我们应该问自己:我们愿意放弃什么奢侈品来拯救生命?

而近年来大量难民的涌入欧洲,由于文化、风俗习惯等差异激化了社会矛盾、使得社会治安恶化,又引发德、法、瑞典等西北欧发达国家民众的恐慌与不满,从而让欧洲民粹主义政党赢得了更多的选民。

从接收,到严控,甚至到紧闭“大门”,“难解之题”引发了欧盟内部国家的深刻分歧。分析认为,单个国家只求自保不愿意替难民问题“埋单”,欧盟承诺拿出的有效“解决方案”却持续难产。

要想防止极右翼势力继续壮大,解决难民危机无疑是重中之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9月12日在欧洲议会发表年度演说时提到,要从根本解决问题,须增加在非洲投资。当地经济改善,涌入欧洲的难民才会减少。

法国《视角》杂志称,相比眼下各国遇到的难民危机,各国间互不信任以及内部分歧明显、彼此拒绝共同应对的政治危机更加严重。

容克提出打造一个“欧非可持续投资、就业联盟”,帮助非洲在未来5年内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同时还将借助“欧盟外部投资计划”引导超过440亿欧元投资流向非洲。

路透社发文称,难民仍是困扰欧洲各国的“老大难”问题,欧盟各成员国目前围绕如何分摊难民的争议仍然硝烟弥漫,并由此引发一定的外交压力。

在难民问题上,容克强调:“正推动草案,加强欧盟边境守卫。必须更有效地保护边境,所以我们计划在2020年,通过预算把边境守卫人数增加到一万人,同时预算也会相应增加。”此外,欧盟还将进一步推进避难机构建设,增加预算,为成员国在处理避难申请方面提供更多帮助、加快遣返非法移民等。

意大利政治学家多纳泰拉·德拉·波尔塔认为,欧盟政策失灵使得各国陷入一场“难民分配”大战,显示出欧盟内部严重缺乏团结,难民问题对欧洲政治生态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容克表示,要落实上述措施,需要领导力和妥协精神,各成员国需要在“自己领土上应尽的责任”和“维护申根区所必需的团结”间找到平衡。

进一步打破欧盟内部团结

随着国内反难民潮流的日益高涨,三年前说出“我们能做到”的默克尔也逐渐转变了对难民完全开放的态度。在6月底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德国与14个欧盟成员国达成一致,在这些国家申请过庇护的难民,如果再向德国申请庇护,德国将迅速遣返他们至第一次申请的国家。

大量难民涌入带来了一系列社会、宗教和安全问题,传统主流政党无法及时拿出有效解决方案,导致欧洲政治正在逐渐转向右翼民粹主义,这些右翼政党利用民众对难民问题产生的恐慌心理,大肆宣扬“反移民”的政策主张赢得选民支持,不断冲击传统主流政党。

在欧盟峰会与德国达成协议的国家包括:匈牙利、波兰、捷克、比利时、法国、丹麦、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芬兰、立陶宛、卢森堡、荷兰、葡萄牙和瑞典。此后不久,德国又与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达成了难民遣返协议。

近年来,欧洲议会党团内部的右翼民粹主义力量迅速崛起。英国广播公司称,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议会的“建制派”联合党团失去众多席位;欧洲极端右翼势力与持欧洲怀疑论者收获满满。极右翼政党、民粹主义政党以及疑欧党派席位增加,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右翼势力不断抬头。

根据欧盟成员国在2015年签署的都柏林公约,进入欧洲的难民必须要向首次到达的欧洲国家申请难民庇护。

以意大利联盟党和法国国民阵线为首的欧盟民粹主义政党,希望通过各国联合行动,力求改变欧洲立法机构和领导机构目前的权力平衡。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将与德国一起在欧盟层面尽快推动难民问题解决,在欧盟成员国已经登记的难民将尽早遣送回第一登记国。法德一致同意加强欧盟外部边境保护,推动28个成员国在难民接收问题上承担平等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表示,欧洲各国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充分利用难民和非法移民议题,在本国迅速坐大。民粹主义力量如何影响欧盟的移民与难民政策将成为未来的新焦点。

责任编辑: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调查统计,欧洲民粹主义政党近年来在各国不断崛起。这些政党对欧盟的质疑以及对难民与移民政策的严厉批评,使其成为欧盟现行政策的挑战者。

美国《新共和》杂志指出,欧洲民粹主义力量激增尚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欧洲权力分布和体系结构,但随着右翼力量的崛起,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欧洲政治基调,让其从“边缘”逐渐走向“中心”,进一步从内部打破欧盟的团结。

(本报罗马7月14日电)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战术战略,转载请注明出处:右翼民粹势力横扫欧洲背后,难民危机成欧洲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