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解放军空降兵部队已实现大机群重装空投能力,

2019-08-21 17:59栏目:中国军情
TAG:

图片 1 重型装备从伊尔-76运输机中投放

图片 2

图片 3

  鄂北某地,阴雨蒙蒙。一架某型运输机掠过天空,吐出一朵巨大的伞花。5分钟后,这架运输机飞抵另一空投地域,又一朵伞花随即绽开……5月下旬,正在野外驻训的空降兵某部开展“一机多点”空投演练,所有装备均被准确空投到指定地域。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空降兵是人民空军编制序列中的一支重要作战力量,经过60多年建设发展,他们由成立初期“一人一具伞一杆枪”的轻装模式,逐步发展成为以轻型装甲、直升机和特种作战部队为主体,摩托化、机械化多专业合成,具有大机群重装空投能力,正向信息化迈进的“空中集团军”。

5000米高空,大型运输机呼啸而至,紧接着,伞兵战车、火箭炮、迫击炮等重型装备连续空投,天空中绽开一朵朵伞花……盛夏时节,空降兵某师有效突破高原空降立体作战瓶颈,在高原腹地成功实施5000米重装携弹多件空投。

  “未来空降作战,空降兵不仅要具备集群冲锋能力,也要具备多点空投、连续使用、同时遂行多种作战任务的能力。”运输机上,四级军士长秦阳告诉记者,以前受投物伞、投物货台以及技术能力的限制,要预先开辟空降场,不仅重型装备不能多点间隔连投,也不利于部队展开战术行动。

  “104进入预定空域”“104,投下!投下!”

着眼锤炼全域作战能力,今年4月下旬,该师整建制开拔某高原训练基地,展开空降空投试训和武器装备效能试射。据现场指挥员介绍,由于高原地区空气稀薄、干燥,重装空投下降速度快、着陆冲击大,加上静电干扰等危险因素,装备弹药一体空投风险较高;但如果采取装备和弹药分离空投,着陆后不能立即形成战斗力,往往会贻误战机。

  “空中合成风,风向西北……”耳机里传来的地面气象信息,秦阳迅速将风速风向、装备重量、预定空投点坐标等数据输入空降投放计算软件,准确测算出装备空投出舱时间。

图片 4

“高原空投试训没有任何现成经验可循,面对风险和挑战,唯有用担当和创新的勇气一步一动地蹚,才能提升部队核心战斗力。”师党委一班人一上高原就定下了调子。他们把重装携弹连投作为此次高原试训的重点课目,组织有关专家、飞行人员、伞训骨干联合会战、研讨攻关。前期,他们采取“先地面论证再空中试投,先低海拔再高海拔”的办法,累计完成4个波次集中论证、3种不同海拔高度空降试投,先后攻克开伞动载、着陆缓冲等3类10余个瓶颈问题,为此次高原5000米重装携弹连投积累了经验。

  两分钟后,运输机进入第一个空投地域,开舱、空投,巨大的伞花在机身后绽放;随后,飞机陆续飞抵第二个、第三个空投地域,重型装备被一一投下,飞机返航。紧接着,地面传来的信息显示,间隔投下的3件重型装备全部开伞正常,安全落地。

  这场空降作战实兵演练在某高原训练基地进行,空降兵在海拔4200米地域实施重装突击。面对高原环境下战机运力下降的实际,他们结合高原空降作战火力需求和兵力配置,优化空运空投装机顺序,首次成功实施全地形车、某型火箭炮与空降兵战车混装混投,既保证了空投效率,又实现了1 1>2的效果。

飞机飞抵预定空降场上空之后,在机舱减压、尾门打开之前,主投放员、三级军士长秦阳指挥空投人员戴上氧气面罩。在5000米高空,如果不佩戴吸氧工具,投放人员容易出现缺氧、高原反应等问题,严重的甚至可能晕倒,影响正常投放。

  据悉,为实现野外驻训“一机多点”空投,该部对牵引伞空投货台和运输机空投系统进行了升级改造,逐步攻克技术难关。同时,加大空投训练难度,形成一批多点空投新战法训法。

  据空降兵某部领导介绍,这次高原重装空投,从空投场环境、气象条件、空投高度到空投重量,都创造了历史突破,实现了空降兵高原作战从空降单兵向空降摩托化、机械化装备跨越。

“滴!滴!”投放信号响起,投放员有序操作将携弹的重型装备推出机门。重型装备接连在预定空降场落地。紧随其后空降着陆的伞兵迅速向装备靠拢,解脱伞具、装填弹药。“砰!砰!”战斗队形展开,空降战车果断发射导弹对“敌”坚固火力堡垒实施精确攻击,为大部队前进扫清障碍,整个战斗过程用时较以往缩短近1/3。

  重型装备着陆,战斗员迅速集结。不到5分钟,官兵分头向“敌”交通枢纽、炮兵阵地、后勤补给点等3个目标发起攻击。现场观摩的专家告诉记者,“一机多点”空投演练的成功,标志着我空降兵战场空投能力上了一个新台阶。

  前期训练中,他们还攻克主战装备超限射击、重型火炮特种弹射击等多个险难课目,为下步空降兵成建制、大规模遂行高原空降作战收集数据、积累经验、培养骨干。

  图片:重装空投

图片 5

  刘伟平摄

  这次高原作战演练的成功进行,也标志着空降兵初步形成全疆域空降作战能力。据了解,为担负起与使命任务相适应的职责,空降兵依托全军各大训练基地,先后进行高原、海岛、戈壁、丘陵等复杂环境条件下和雨雾、大风、暗夜等天气条件下的实兵作战演练和空降空投试训,验证人员、装备在不同环境、气候条件下的作战性能,积累作战数据上万组,有力提升部队作战能力水平。

  ■蒋 龙 本报特约记者 赵启洪

  进入新世纪以来,空降兵在空降空投领域实现跨越式发展“三级跳”:先是实现一次连投数十件空投物资,从此作战保障有了可靠的机动式仓库;随后重装连投技术又实现突破,保证各种车辆、火炮能够随机空投;不久之后,又实现人员和重型装备同机空降,战场机动和火力打击能力大幅提升,初步形成主战装备机械化、作战装备空降化、战场机动立体化,成为我遂行各种急难险重任务的“尖刀利刃”。

图片 6

  改革强军滚滚向前,部队建设永无止境。作为我军编制序列中独一无二的战略兵种,空降兵战斗力建设没有现成经验可循,尤其需要保持敢为人先的勇气、探索创新的锐气,实现自我超越、永攀高峰。

  以往,空降兵集群伞降采用尾门单路伞兵离机方式,飞机利用率较低,拉长了部队伞降时间。在日前进行的空降革新试训中,他们主动改变空中离机方式,变尾门单路离机为双路离机。别看单路变双路只有一字之差,跳伞风险性却成倍提升。

  任何一项创新都需要担当精神。他们迎难而上,攻克一项项技术难关,成功实施尾门双路离机,跳伞员离机间隔缩短一半,单位时间内飞机空投效率成倍提升。

图片 7

  观一叶而知秋。近年来空降兵不断突破创新,先后打破5类28项陈规,组建成立“雷神”突击队、空降医疗队等新质作战力量,攻克高原重装空投、空中提枪射击、天空伪装伞、血液空投及自动开伞等多项风险性大、价值高的实战项目,革新战法训法24套,40余项过时的训练内容被删除,部队战斗力实现稳步提升。

  据军事专家王明亮介绍,我们的空降兵,现在实际上已经从原来的以地面轻型作战力量为主的一种结构,向信息化、合同化结构去发展,我们从空中可以把这些重型化的空降部队投送到我们需要的位置,那么这个对于整个国家的安全和发展来说,意义是非常大的。

  随着新型武装直升机、运输机、空降兵战车列装部队和重装空投水平、新质战斗力建设全面推进,一个个首次、一项项突破,空降兵部队立体机动、空地火力突击、快速支援保障等能力取得突破性进展,快速反应、战役空降、立体攻防、全域指控能力进一步提升,成功实现由“空降尖刀”向“战略拳头”的转进,成为一支关键时刻能在关键部位发挥关键作用的重要致胜力量。(央视记者 蒋龙 泽宾 志强 志伟 宇翔 )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军空降兵部队已实现大机群重装空投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