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军特战连长在土耳其武装越野甩下教官300米_空

2019-08-21 20:53栏目:中国军情
TAG:

图片 1 刘珪与战士们在训练场上 舒 威摄

首页> 军事新闻> 中国军情> 我军特战连长在土耳其武装越野甩下教官300米 来源:2013-01-01 18:20 hawk 分享到: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路边,木棉树开花了,没人欣赏。一队队5公里越野的士兵,背着高过头顶的背囊,满头大汗从树下匆匆跑过。

图片 9

  吴建(左一)与战友们在直升机舱内等待跳伞。  中国青年报 资料图

  开饭,士兵食堂人去房空。白云山上,饥肠辘辘的士兵在攀登、冲锋。

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连长刘珪

  10月17日上午,天空飘着细雨,第76集团军某特种作战旅礼堂内气氛庄严肃穆。陆军在这里举行授称命名大会,追授该旅特种作战一营三连原连长吴建“献身强军实践的模范连长”荣誉称号。这是陆军领导机构成立以来授予的第一个荣誉称号。

  采访,人在对面,只见嘴动,不闻其声。“轰轰……”窗外越野车跑来跑去,“勇士”柴油机特有的大嗓门,震得玻璃嗡嗡响。

这次射击,让人心惊胆战——

  2015年7月6日,吴建在青海格尔木进行高原伞降训练时,受回旋风气流影响,突发两伞相插特情,伞衣伞绳将连队一名战士裹绕。在急速下坠的生死关头,吴建放弃飞伞自救的最佳时机全力排除险情,那名战士最后脱险得救,他却不幸坠地牺牲。

  不能不承认,在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二营采访刘珪的日子,是我们记者生涯里很特殊的感受。所见所闻激发所思所想,记者看到了一幅血性的图腾。

一名上尉手持气球靶,离头顶不过半米,让战士在远处用自动步枪打。一阵枪声响过,靶上5个气球一个个被打爆。上尉神态自若,眼皮都不眨。

  两年多过去了,吴建的英雄事迹依然在该旅流传。一提起老连长,三连的战士还是会忍不住红了眼眶。追寻烈士的足迹,一个个尘封的往事再一次让人潸然泪下。

  战士评价老一辈中国军人——

这次训练,让人手心冒汗——

  让生命的天平向战友倾斜

  他们不叫特种兵,胜似特种兵

一个“嗤嗤”冒烟的炸药包,在6名官兵手中传递,导火索还剩下最后一厘米时扔进水池,官兵卧倒。最后接手的,还是这名上尉。

  时间拨回到2015年7月6日,进入深秋的格尔木天高云淡。当天下午2时40分左右,连长吴建搭乘的第49架次武装直升机升至1200米高空。

  一次,记者采访刘珪连队的战士随口说:“特种兵,对于我军来说还是个比较年轻的兵种……”

这名上尉是谁?为何如此胆大?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的战士们骄傲地伸出大拇指:“他是我们连长,名叫刘珪!”

  “跳!”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10余名队员依次跃出机舱,朵朵伞花相继在高空绽放。

  没想到,一名战士打断了记者的话:“那不对,我军历史上很多英雄不叫特种兵,但他们干的是特种兵的事,他们不叫特种兵,胜似特种兵!”

脚后跟一踢手枪,子弹“咔嚓”一声上了膛——

  吴建第3个跳出机舱,他的前面是下士水生岩。离开机舱、伞包打开的那一刻,吴建的伞绳出现扭劲现象。

  这话怎么说?且听战士们给你讲军史——

这个连长真叫“帅”

  “这是跳伞中容易出现的特情。”有着2000余次跳伞经历、被誉为“西部伞王”的二级军士长王国林说,“只要跟着旋转回过劲,就能排除特情。”

  “飞夺泸定桥,22名勇士攀着铁索强攻对岸,是典型的小分队攻坚作战,这算不算特种作战?”

刘珪今年33岁,浓眉大眼,黑不溜秋,四肢肌肉有棱有角,一看就有个武士的“范儿”。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旋转中,吴建的降落伞下降速度加快,与背向自己、迂回跟队的水生岩相撞。“砰的一声,我的全身被伞衣包裹住,几根伞绳勒住我的脖子,让我抬不起头,瞬间我整个人陷入一片漆黑。”水生岩回忆说。

  “偷袭腊子口,一名战士用一根用绑腿接成的长绳去攀悬崖,后面千军万马眼睁睁、静悄悄看着他。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这算不算特种作战?”

其实,刘珪原本是书生。他曾是湖南汽车机械工程学院的学生,2000年参军入伍,在特战旅先后任排长、副连长、连长。

  两伞相插后,水生岩的主伞突然承受两个人的重量,下降速度加快,细细的伞绳“就像刀子一样”勒紧他的脖子。在1000多米的高空,两名年轻的军人同时陷入险境。

  “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八路军夜战加近战;奇袭白虎团,志愿军打蛇打七寸,这些算不算特种作战”……

刘珪连长当得“牛”。去年初,旅里比武竞赛,他的连队一下夺走了五分之三的金牌、二分之一的银牌。近3年,全旅士官选取比武,进入头20名的人选中,一连每次至少有10人。

  “连长,连长,赶快飞伞!”透过伞衣边缘缝隙看到挂在下面的是吴建后,水生岩拼命大喊。飞伞是跳伞员遇险后的一种自救措施,只需拉动手柄,将出现问题的主伞飞掉,备份伞会随即打开。

  你能说“不算”吗?震撼之余,记者听懂了战士们想表达的意思——

刘珪“牛”出了名,军区其他部队不少战士要求调到一连去。战士袁永光3次申请才如愿以偿。目前,一连有13名战士是从外单位主动申请调入的。

  然而,吴建并没有进行这项简单的操作。“飞伞你有危险,先别动,我来处置!”他抬头朝水生岩喊道。

  特种兵之“特”,不在于叫不叫特种兵,而在于有没有特种兵的精神;不在于身处什么年代、手拿什么武器,而在于有没有特种兵的血性!

刘珪的魅力在哪里?战士们如数家珍——

  吴建不停地扯伞衣、抖伞绳,水生岩则顺势把伞绳从脖子上扯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随着勒在脖子上的伞绳一根根脱离,终于,“唰”的一声,包裹水生岩的伞衣和伞绳一下子抽了出去。

  记者来到刘珪所在的某集团军军史馆,犹如推开了一扇血性之门:辽沈战役,这支部队痛打廖耀湘兵团,生俘敌新编第一军中将军长文小山;抗美援朝,这支部队第一批入朝作战,勇猛突破“三八线”……

他,熟练掌握20多项特战技能和56种装备操作,在全旅创造8公里逆水划舟和3000米高空定点跳伞纪录,至今无人能破。仅楼房攀登,他就会8种不同的攀登技能,还能用双脚“倒挂金钩”,持枪向房内目标射击。

  两伞终于分开了。然而,此时他们距地面只有大约400米。

  ——血性,是中国军人的胜利基因。谈到这里,该集团军政委陈杰动情地说:“我们这支军队,曾经越是身在绝境、越是遭遇强敌,就越是特别敢战斗,特别敢拼命,特别敢胜利。今天,刘珪和他的战士们让我们看到,这种血性历久弥新,没有失传!”

刘珪“玩枪”,在特战旅是出了名的。曾有一名射击高手找刘珪过招,那人刚拔出手枪,刘珪第一发子弹已经打到了靶上。

  水生岩安全了。但吴建的降落伞有3根伞绳绕在右侧伞顶,左侧操纵绳滑到吴建大腿根部,导致右侧伞衣不能完全张开。

  听战士讲“老特”的故事——

那人叫停,诧异地问:“怎么没见你上膛,子弹就出去了?”刘珪脚后跟往上一勾,那人“哦”了一声,明白了,原来刘珪是用脚后跟踢枪上膛的。

  “连长,飞伞,飞伞!”水生岩一边大喊,一边双手拉下两根操纵带,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下去。

  有什么样的官,就有什么样的兵

这还不算,一次演练,刘珪爬窗上楼与“敌”遭遇,只见他右手抓住窗沿,左手掏出手枪在墙上一蹭,“咔嚓”一声上了膛,胳膊伸直,枪声已响,瞬间毙“敌”。“哇,真帅!”楼下,一群新兵拍红了巴掌。

  但这一刻,吴建已很难再打开备份伞。他的降落伞在空中顺时针快速螺旋下降,几秒钟后,重重地坠落地面……

  采访刘珪的战士,他们讲着讲着就说起了“老特”。

刘珪的“帅”是苦练出来的。记者与他握手,感觉他手上的老茧厚如牛皮——用脚后跟踢枪上膛,他练了近5000次,手上的皮无数次被踢破,作战靴后跟也磨出个大口子。

  7月7日0时03分,连长吴建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牺牲。

  “老特”,是特战旅战士对军官们特有的尊称,也是“老资格特种兵”的简称。听,这名“老特”好生了得——

负重25公斤狂奔7.2公里,甩下外籍教官300米——

  “1000米高空伞降,空中时间只有短短不到20秒,容不得丝毫迟疑。最直接的抉择往往出自最本能的反应。而吴建的本能选择,就是让生命的天平向战友倾斜。”营长郭海龙说。

  “参谋廖南南训练负了伤,医生给他大腿动手术,手术刀切下去咯吱咯吱响,医生感觉像切牛肉一样。其实,那是每天跑3回5公里越野练出来的粗纤维……”

这个连长很“霸蛮”

  “太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干部”

  “廖参谋出院时,骨头打着钢钉就跑上训练场,只听‘叮当’两声,挽起裤腿一看,钢钉冒出了皮肉……”

“霸蛮”是刘珪老家湖南方言,意思是说执着顽强能吃苦,细咂摸也有点“认死理”的味道。特战旅的兵谈起刘珪常说:这个连长很“霸蛮”!

  在战友们眼中,吴建是一位军事素质过硬的连长。他当兵就在特战旅,后来考入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学的是特战专业,毕业回来还当特种兵,“精通20多项特战技能和30多种武器装备”。

  战士们讲起这些故事,绘声绘色,滔滔不绝。记者提醒他们谈谈刘珪,他们就说:“嗯,我们连长也是一名‘老特’。”

刘珪如何“霸蛮”?且看一次跪姿瞄准训练。那次,刘珪一动不动地瞄了1个小时。训练结束时右脚麻木,怎么也伸不直了。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刘珪高高举起突击步枪,“嗵”的一声,用枪托砸向右脚。

  2013年,吴建走马上任特战三连连长。虽说是特战连,可三连是转隶过来的,之前没有接触过攀登、武装泅渡、爆破等特战课目。

  包括刘珪在内的“老特”们,是该旅战士的楷模。对此,旅政委刘玉成觉得很正常,他说:“有什么样的官,就有什么样的兵。”

“直了!”刘珪疼得嘴角一抽,随之呵呵一乐。脚伸不直用枪砸?何不用手揉揉?“揉揉?”刘珪嗤之以鼻:“哪有这些闲工夫?”

  面对困难而陌生的课目,战士们的情绪有些低落。这时,吴建把全连带到攀登楼前,亲自示范,手抓脚蹬,仅用12秒就爬到楼顶。

  此言不虚。记者在特战旅采访,从战士嘴里听不到“神马都是浮云”的无所谓调侃,因为军官个个把比武输赢看得比天还重;看电视,他们不喜欢软绵绵娇滴滴的歌声,因为军官指挥拉歌,张口就是“打铁锤要硬,炼剑火要猛”。训练有点进步,很多战士觉得“不值一说”,因为能让他们真正心服口服的,是那些能在50公里时速的汽车上击中200米外的人靶、能从30米外把手榴弹投进小汽车窗口的“老特”们。

刘珪的绝活,还有一项全旅官兵无人不服。前年全旅10公里越野跑,31岁的他患着感冒夺冠,成绩是39分51秒,纪录保持至今。

  “只要大家跟着我练,这些看似困难的课目其实很简单。”他对大家说。有了连长作表率,战士们士气大振,各项训练成绩稳步提高,连续两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

  “老特”廖南南的传奇,让下士翁延楷念念不忘。一次,他训练左腿骨折,躺在病床上还在练哑铃。医生劝他多吃少动,小翁说:“你见过只能吃饭的特种兵吗?”年底训练考核,小翁拄着拐杖投弹、射击,成绩全部优秀。

这个成绩着实不易,他是怎么得来的?这里又有“霸蛮”一例——

  上士冯军亮回忆,连队训练中的危险课目,吴建总是第一个上,这其中就包括跳伞。伞降,是特种兵的必训课目,也是高危课目。尤其是翼伞,机动性好、渗透性强,但由于速度快、操控难度大,是伞降训练的难点课目。

  11座坟茔在述说——

平时,刘珪不是空手跑10公里,而是背负25公斤的背囊和装具。一度,刘珪每天居然要跑3次。一天晚上,战士们听到刘珪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的腰被背囊磨破,血肉跟衣服粘到一起,脱衣时撕起一片皮肉!

  “装备挂机、主伞没开、两伞相插、伞绳故障,碰着高压线,掉在高速公路上,落在水塘江湖里,任何一种情况都危险重重。”一名上校曾在文章中列出特种兵伞降训练的风险。

  军人训练如出征,流血牺牲寻常事

负重长跑,刘珪曾练得晕倒过、呕吐过,甚至尿过血。有人算过,2007年至今,刘珪跑了18000多公里,相当于沿京广线跑了4个来回!

  尽管危险系数高,但在特战旅还是有个不成文的约俗:没跳过伞的特种兵,不是真正的特种兵。“拿不下翼伞,还当什么连长?”吴建下定决心要掌握这项技能。

  特战旅有一本特殊的花名册。上面,写着这支部队组建25年来,11名因在训练中牺牲的烈士的名字、籍贯和家庭住址,旅常委人手一册。

2009年,刘珪来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留学,参加25公斤负重7.2公里武装越野。此前,刘珪和他的中国战友们刚刚完成了6天6夜的高强度演练,体壮如牛的教官塔克断言:“在这种条件下,以前、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有人超过我!”

  冯军亮说,为掌握跳伞技术,“连长特别拼”:离机准备姿势定型训练,他在大太阳下一定就是半个小时;吊环动作一般,他就从3米高的跳台上反复往下跳,最后双腿肿胀,“上厕所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这11座坟茔,分散在祖国各地。特战旅的常委们出差路过,总不忘去给烈士们扫墓、献花,看望烈士的家人。

这一路,塔克健步如飞,刘珪紧紧追赶,心里在咆哮:“追上去,超过他!”结果,他硬是甩下塔克近300米到达终点!塔克惊诧不已:“天呐,是什么让你如此强大?”

  “三肿三消,直上云霄。”凭借不服输的拼劲儿,吴建终于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核,获得翼伞伞降资格。牺牲那天,直到上飞机跳伞前,他还在和冯军亮讨论跳翼伞的操作要领。

  特战旅还有一个特殊基金,是专门为训练中牺牲和负伤官兵设立的。刘珪所在连队跳伞牺牲的王士环烈士是奶奶带大的,他牺牲15年来,每年旅里都给老人寄钱。老人去世后,远房亲戚专门托人告诉部队:不用寄钱了。

留学期间,刘珪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土军特种部队6个月的训练课程。

  “太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干部。”吴建牺牲后,这句话成了他的战友们最痛心的一句话。

  特种作战训练突发情况多、风险系数高,但这个特战旅从来没有因为“出事”叫停过一次训练,从没因此撤职处分过一名干部。旅长胡宗平说:“如果训练怕出事、消极保安全,我们就对不起这11名烈士,甚至就是鼓励打仗贪生怕死!”

高空遇险,挥刀断伞绳;深海幽暗,钻进鱼雷管——

  连长,叫我怎能不想你

  正因为如此,尽管明知训练会流血牺牲,特战旅每年新兵分配,总有超过90%的新战士要求分到作战连队去。在这个旅,多次“摸阎王鼻子”的战士,非“全能士官”宗道辉莫属。从军22年,宗道辉驾驭新型动力伞累计飞行2100多小时,跳伞800多次,10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个连长“敢拼命”

  吴建牺牲当天,冯军亮正在连队教战士们叠伞,连长出事的消息传来,他“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难以接受。“中午还在谈天说地,再见他的时候却是冰冷的遗体。”两年后再次回忆起那天,他依然沉浸在悲痛之中。

  2009年底,一名特战旅老兵退伍了,把一个帖子发在互联网上,署名:永不结束。文中写道——

2010年6月21日,伞降训练,刘珪带领20名战士跳出机舱,空中绽开一朵朵伞花。

  对冯军亮来说,吴建不仅是自己的连长,“更是自己的兄弟。”2013年,作为五连伞降骨干的冯军亮在训练中受伤,左膝盖交叉韧带断裂,“就像鸟儿折断了翅膀”,情绪一度十分低落。这时,三连连长吴建坚持把冯军亮“要”到了三连,并当着全连的面宣布他担任二排代理排长。

  “以往,我们不哭,受伤牺牲也不哭。今天,我们离别也不哭。离开军营,我们可能会过一种很平淡的生活。但骨子里流的,永远是军人的血!”

突然,一阵强气流袭来,把新战士陈波连人带伞卷进刘珪的伞中,两个降落伞交叉缠绕在一起。瞬间,两人降到400米!

  吴建的信任让冯军亮走出了人生低谷,他拖着伤腿带头跳翼伞,负责全营伞降训练。吴建牺牲后,他写了30多页的纪念文章,题目是《连长,叫我怎能不想你》。

  血性岂止在沙场——

此时,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割断一个人的伞绳抛掉主伞。“唰!”刘珪和陈波几乎同时抽出匕首。“不要动!我来!”刘珪大吼一声,果断地以最快速度割断自己的7根伞绳,同时一把拉开飞伞柄,像一块石头一样往下掉。

  在三连战士们的印象里,吴建是一个爱笑的人,一笑眼睛就眯成一条缝,让人觉得十分亲切。采访中,他们的讲述一点点勾勒出一个“暖男”连长的形象:早上出操,吴建会摸一摸战士们穿没穿棉衣;晚上查铺,他用手把手电筒的光遮住;最后一次跳伞前,他把连部留的饭让给战士,自己泡方便面,然而还没顾上吃,就匆匆集合准备跳伞……

  为了明天,打赢书桌上的战争

千钧一发之际,为防止再次缠绕,刘珪没有马上打开备份伞,而是等到陈波飞远才开伞。此时,距地面已不到300米!

  很多战士都记得连长三让三等功的故事。2010年新训,连队为还是排长的吴建报请三等功。“我还年轻,立功的机会多着呢。”吴建把功让给了三班长苗胜伟。

  在广州军区政治部出版的《战士文艺》杂志上,记者看到一幅油画《硝烟初散》——

无论高空还是深海,都是特战兵出生入死的战场。一年5月,海南岛某训练基地,全军各路特战骨干挑战高危训练科目——“蛙人”潜艇爬管。

  2013年,吴建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竞赛载誉归来,营连两级党组织研究推荐为他立功,他坚决不要,硬是把三等功让给了连队老骨干蒋伟雄。

  大战刚歇,胜利来了,一名战士拎着枪冲进图书馆,背影疲惫,眼睛却盯着一排排“书墙”……

这项训练,要求在水下30米,从8米长、直径53厘米的鱼雷管中爬出。教员直言不讳:“鱼雷管非常狭窄,背着25公斤重的潜水装具钻进去,一旦卡在里面,氧气耗尽就将窒息而亡,大家可以自愿报名参训。”

  2014年年底,经过高原伞降、三级联考,战士们都说要给忙活了一年的连长请功。可吴建再次极力推让,把三等功让给了即将退伍的二班长王凯。

  谈到这幅油画,广州军区一名领导感慨地说:“战争年代,我们的官兵们不是不想坐在图书馆里学习,而是戎马倥偬,条件不允许啊。就算这样,我们的官兵行军,还靠看前面战友背包上写生字的小黑板学文化。今天,面对信息化战争,我们不懂的东西太多了,这种‘小黑板精神’更不能丢,更要用前辈攻山头、夺阵地的战斗精神去学习掌握信息化战争本领。”

“报告教员,我参加!”刘珪第一个站出来!

  “我是连长,就应该让为连队流血流汗的老同志走得暖心。”他说。

  “为了明天,打赢书桌上的战争”。这正是刘珪和他的战友们的誓言。谈到刘珪在连队推行“专家计划”,某集团军军长尤海涛说:“信息化战争中,军人的岗位专业性越来越强,分工越来越细。外军是职业化军队,一个岗位一呆几十年,而我们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5年之内多数战士要退役,要想短期内达到专业化,没有脱一层皮的学习精神是不行的。”

漆黑,阴冷,水下的压强让耳膜剧痛,头像要炸裂,眼珠往外鼓。他抠着管槽一点点往前挪,短短8米的鱼雷管足足爬了27分钟!当他浮出水面,口鼻渗出缕缕血丝……

  于是,直到牺牲,吴建的档案里一个功也没有。但是,连队荣誉室里却静静地放着“伞降训练先进单位”“基层建设先进单位”等好几块沉甸甸的牌子。

  学习,也是战斗,也需要一往无前的血性。在土耳其安卡拉猎人学校集训期间,刘珪仅学习外军特种兵低空开伞,就查阅了50余万字的资料,记下了3万余字的学习笔记,创造了仅用15天就完成9级跳伞训练的传奇。

“这个连长敢拼命!”特战旅领导告诉记者一组数据:5年多来,刘珪共射击子弹2万多发,穿烂10多双作战靴,先后4次韧带撕裂,身上留下16处伤疤,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吴建牺牲后,十几名退伍老兵自发赶到格尔木,送老连长最后一程。两年里,有很多三连的官兵自发利用休假期间去看望吴建父母,为连长扫墓。

  “唯一持久的竞争优势,就是具备比你的对手学习得更快的能力。”说到学习,特战旅党委班子也可圈可点:本级培训率和新装备操作培训率达100%,人人具备8种以上作战技能,4人经过军兵种交叉培训,2人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

刘珪有很多“口头禅”,他的兵也最爱说一句话——

  指导员苏慧杰说,每年的7月6日,三连都会以不同的形式祭奠老连长。新兵下连后,士官骨干会在连队荣誉室里向新兵介绍老连长的英雄事迹。平时的训练中,没有人有一丝松懈,大家都铆足劲儿为连队争荣誉。他们觉得,这是对老连长最好的纪念。

  不当“围墙里的冠军”——

“连长能,我也能”

  (陶智平 孙玉柱对本文亦有贡献)

  在世界舞台赢得尊敬的目光

去年4月,广州军区组织侦察特战建制单位大比武,特战旅二营荣获第一,而刘珪的连队全营第一,被军区首长誉为“尖刀营的刀尖子”。

  特战旅号称“南国利剑”。官兵臂章上,有一把利剑,一道闪电。

刘珪的兵,个个身手不凡,跳伞、潜水、爆破、特种飞行、特种驾驶、特种射击、崖壁攀登……20多个课目每项都有十几个人在全旅出名挂号。

  “中原雄鹰”“东北虎”“江淮飞龙”……我军特种部队的美称都打着明显的地域标记。但是,这些地理坐标并没有限制他们瞭望世界的目光。

刀尖子是磨出来的。记者目睹一连一次极限训练,官兵在3分钟之内通过25个障碍物后,紧跟着是100次扛圆木蹲下起立,随后是5公里奔袭……一趟下来,战士们个个气喘如牛,胸膛像拉风箱一样剧烈起伏。

  在采访刘珪的日子里,记者接触到的很多官兵都参加过“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赴厄瓜多尔教学、赴土耳其留学,参加过中外联演。“不当围墙里的冠军”,刘珪这句响当当的话,也是他很多战友共同的心声。

记者问战士们:“这样训,受得了吗?”战士们说:“训练不玩命,打仗要丢命!”

  无论哪个民族哪个血统,都崇尚有血性的军人——

这其实是刘珪的“口头禅”。刘珪的“口头禅”还有很多。比如“没有体能,就没有全能”“跟我来!看我的!赶上我!超过我”……

  看了“全能士官”宗道辉驾驶动力翼伞的惊险飞行,一名英国皇家空军退役飞行员,用伸出大拇指的拳头咚咚捣响宗道辉的胸肌,兴奋地大叫不止。

如今,他的兵最爱说一句话——“连长能,我也能。”打头顶上的气球靶,开始是刘珪举靶,后来全连战士抢着举靶;传递炸药包,开始是刘珪最后接手,后来全连官兵争着当最后一传。这样冒险练,刘珪自有道理:“打仗时如果心发慌、手发软,再高的武艺都等于零。”

  看了田伟、刘金成、左勇等特战队员的过硬功夫,美国考察团团长桑普特准将说:“我是上世纪60年代的越战老兵,中国特战队员精湛的技术和勇猛的作风,真让人不可思议!”

2010年3月,广州市特警队领导观摩刘珪连队训练,见官兵们一个个身怀绝技,当即表示:“这样的兵,退伍多少我们要多少!”

  爱沙尼亚当地报纸这样报道:“来自中国的特种兵就像安泰一样,有永远用不完的气力!”

其实,一连战士心中有一个最大的期盼——跟着连长上战场。

  在土耳其留学,刘珪在连续几天高强度训练、体力将近枯竭的情况下,在负重越野中一路狂奔,遥遥领先。外籍教官惊呼:“天哪,是什么让你这样强大?”

跟着连长上战场,战士们有一种说法很实在:“打仗的时候,连长身边最安全,因为他的枪肯定响在敌人前头!”

  刘珪憨憨一笑,没有回答。登上山头,他和队友们打开了一面五星红旗。

还有一种说法很坚定:“跟着连长,肯定打胜仗!”

  那天,正是2009年的国庆节。遥远的北京,正在举行盛大的阅兵式。

带兵就要有血性

  异国土地,朔风萧萧。祖国心脏,铁流澎湃!

本报评论员

威风凛凛特战连长,铁骨铮铮血性男儿。从今天起,本报连续报道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连长刘珪的先进事迹。

习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强调,要扭住能打仗、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强化官兵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思想。刘珪身上,集中体现了一名优秀基层指挥员能打仗、打胜仗的血性特质。这种血性,代表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热血、忠诚,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英雄主义的生动写照,也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厚重底色。

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永远是军人的座右铭。面对战场血与火、苦与累、生与死的考验,无疑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只有像刘珪那样,把一腔报国激情和打赢勇气凝聚在祖国至上、人民至上的战斗精神中,渗透在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英雄气概里,融化到日复一日居安思危、常备不懈的刻苦训练上,才能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率军者披坚执锐,执戈者方能战不旋踵。”血性,也是衡量优秀基层指挥员的一条刚性标准。刘珪的事迹启示我们,基层指挥员最直接的使命就是时刻准备带兵上战场,平时只有不惧风险、不怕困难,带头精武强能,带头冲锋陷阵,才能团结和召唤战士攻坚克难,带出让党和人民放心、让一切对手胆寒的有血性、敢亮剑的兵。

带兵就要有血性。希望全军基层带兵人以刘珪为榜样,牢记打赢使命,苦练打赢本领,争做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人、肩膀上永远有责任、胸膛里永远有激情的热血军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 4进行评论

相关新闻

  • 休假战士被拆迁人员殴打住院 部队出面为其维权 01-04
  • 广州军区“常胜参谋”用不惯标配鼠标考核失利 01-01
  • 解放军演习“电磁蓝军”篡改指令调动红方部队 01-03
  • 广州军区三军演习 炮兵连半天内搞多次战斗转换 01-01
  • 广州军区举行异地同步演习 参演部队遍布5省区 01-01
  • 士兵帮助摔倒老人反遭索赔 部队为其讨回公道 01-02
  • 军报披露广州战区多起训练事故:两栖战车沉没 12-09
  • 中国空军蓝军部队“南霸天”助我军综合战力升级 07-14

热点推荐

  • 图片 10

    武警部队丛林演练

  • 图片 11

    长安反伏击装甲车

  • 图片 12

    日本自卫队买旧车

  • 图片 13

    美坦克装德国履带

精彩视频 更多>>

  • 图片 14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访美国东海岸 帅就是一个字

  • 图片 15

    中国海军152舰艇编队抵达美国东海岸进行访问

  • 图片 16

    德国G43半自动步枪实弹射击 被忽视的二战名枪

  • 图片 17

    美军M109A6自行火炮实弹射击 罕见舱内视角直播

  • 图片 18

    美军CH-53K King Stallion重型直升机首飞成功

明星新武 更多>>

  • 图片 19
  • 图片 20
  • 图片 21
  • 图片 22
  • 图片 23
  • 美国禁止韩国向乌兹别克斯坦出口T-50教练机
  • 马来西亚采购8架MD-530G轻型攻击侦察直升机
  • 法国终极版VAB装甲车升级揭秘 适应信息化作战
  • 网友应景新作:国产C919版大型预警机想象图
  • 印度尼西亚宣布将购买4架俄制Be-200两栖飞机
  • 坦克
  • 战机
  • 战舰
  • 图片 24

    89式自行反坦克炮

  • 图片 25

    BM-8-24火箭炮

  • 图片 26

    AMX-10M ACRA

  • 图片 27

    MTLB装甲输送车

  • 图片 28

    海毒牙舰载战斗机

  • 图片 29

    SRA1水上战斗机

  • 图片 30

    YAL-1机载激光系统

  • 图片 31

    A310 MRTT加油机

  • 图片 32

    不倦号航空母舰

  • 图片 33

    诺福克级巡洋舰

  • 图片 34

    凯撒级战列舰

  • 图片 35

    可畏级核潜艇

军事专题 更多>>

图片 36

“提尔皮茨”战列舰 北方的孤独女王

  • 德国公海舰队之父:海军元帅提尔皮茨
  • 威震冰海:PQ-17船队的毁灭性结局
  • 英军航母VS“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最热贴图 更多>>

  • 图片 37

    解放军骑兵进行大比武

  • 图片 38

    中国军舰现身珍珠港

  • 图片 39

    狙击精英竞逐“枪王”

  • 图片 40

    华北野战军三打运城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军特战连长在土耳其武装越野甩下教官300米_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