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民企争夺空军订单,解放军借民企智胜美军

2020-01-05 02:52栏目:中国军情
TAG:

  王泽钢所在的山东矿机集团与中国科学院下属的燃气轮机实验室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他正是通过这家合资企业进入航空产业的。中科院燃气轮机实验室负责设计用于军工生产的喷气发动机原型,其主管是王泽钢以前的大学室友。

  与王先生合作的杨晓洁(音)表示:“做同样一件事,民营企业花的钱是国有企业的1/3。”杨女士曾在国有航空航天部门干过多年。她说,国有大厂往往看不起新来者。“从资质和经验来讲,民营企业显然不及国有企业。国企仍能吸引到学历更高、水平更好的名校学生。”但民企学得很快,她说。▲(作者查尔斯·克洛弗,陈俊安译)

  报道称,退役解放军上校岳刚(音)表示:“引入民营资本是为了更有效地使用有限的军费。引进民企竞争、打破以前军工集团的垄断,意味着他们将能用同样的资金获得更多的收益,并更有效地配置资源。”

  由于全面改革,如王先生这样的民营企业家现在能够参与竞标,向解放军出售高科技飞机。曾几何时,解放军是抵御资本主义入侵的最后堡垒,但共产党一纸令下,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守卫森严的国防采购“密室”。以前,国防采购是少数拔尖的国有垄断企业的专属。

  生产无人靶机发动机或许是中国空军的一项不太起眼的任务。但这是一个被顶尖国有工厂让给民营部门的领域,是民营企业迈入利润丰厚的国防产业的第一步。

  防务在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产业。过去20年来,北京谋求充当全球大国,军费几乎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让民企参与也是为增加透明度和打击顽固的既得利益者,这两点是造成中国军备采购成本虚高的因素。

  报道认为,将民营企业引入国防产业的决定是一项宏大改革的组成部分。这项改革旨在精简中国由200多万人组成的臃肿军队,将其改造为一支能够靠技术实力在西太平洋战胜美国航母战斗群而不是在俄罗斯或日本大举侵华时打赢低技术含量陆地战争的21世纪战斗力量。

  决定引入民营企业是一项广泛改革的一部分,改革目标是精简中国220万之众的军队,把它打造成为一支能在西太平洋智胜美国航母战斗群的21世纪作战部队,而不是仅限于在苏联或日本大规模入侵时打赢低技术战役。

  美国国防部中国军事问题顾问白邦瑞表示,中国的长远战略是模仿美国的国防采购体制。

  英国《金融时报》2月8日文章,原题:中国求助民营企业精简臃肿的军队 王泽钢(音)位于山东的工厂制造煤炭业所用的采矿机械。但明年,他计划拓展业务,进入一个新领域:为中国空军制造喷气式飞机。在他看来,自己的产品被打下来越多越好。“蓝狐靶机”——他的工厂将制造飞机的推进器——的唯一任务是在航空武器试验时被击落。

中国民企争夺空军订单,解放军借民企智胜美军。  王泽钢还说:“我们希望能在10年后生产更复杂的飞机。”

  “政府想要民营企业进入这个领域,根本原因在于希望更高效地使用军费。”退役解放军上校岳刚(音)说,“引入民营企业的竞争,打破以前军工集团的垄断,意味着他们将更好地钱尽其用和分配资源。”

  但她表示,民企学得很快,完成任务所需要的人更少,“它们对人才的培养更好。”她还指出,它们新建立的商业合作意味着它们与自己的前客户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结成了一种奇特的关系:虽然它们在与中航工业竞争,但同时仍在使用后者的部分高端生产线来生产自己力所不能及的部件,比如涡轮叶片。中航工业是国有企业,是中国最大的航空工业企业之一。

  “我们从市场中要求不太高、技术不太难的部分做起。”王先生说。给靶机制造发动机或许是中国空军一项不太重要的任务,但这也是国有大厂放弃、让给民企的领域。而且,这是跨入一个赚钱行业的第一步。

  她说:“民企还需要再过几年才能具备生产高技术喷气发动机的能力,但事情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编译/何金娥)

  该合资企业的总经理杨晓洁表示:“做同一件事情,民企的成本只有国企的三分之一。”

 

  报道说,解放军曾是抵御资本主义侵略的最后堡垒,但在中共的命令下,它不得不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壁垒森严的国防采购内部圈子——曾经的顶尖国有企业专属领地。

  他说:“解放军想仿照美国的做法。这样,如果他们想生产一款导弹,就不会只有一家生产火箭和导弹的国有工厂可用。美国则有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和波音等公司竞标。”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8日发表题为《中国欲借民企提高国防产业效率》的报道称,王泽钢所在的工厂位于山东省,为煤炭业生产采矿机械。不过,到明年他打算拓展一项新业务:为中国空军生产喷气式飞机。

  在他看来,他的产品被击落得越多越好。他所在的工厂将为“蓝狐”无人靶机生产喷气发动机,而这种无人靶机的唯一任务就是在航空武器测试中被击落。

 

  报道称,不过,中航工业并不乐于接受这些市场新进入者。杨晓洁表示:“我们当然感到自己不再受欢迎了。”中航工业则拒绝接受采访。

  杨晓洁最初来自上述实验室,她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国有航空部门工作。她说,顶尖国有工厂往往看不起这些新入行者。“在资历和经验方面,民企显然仍比不上国企。国企仍然能从更好的大学吸引学历更高的人才,能力更强。”

  报道称,在中国,国防是一个增长产业,由于北京谋求确立其全球强国地位,过去20年里中国军费预算的增长率差不多每年都是2位数。允许民营部门参与进来也是为了提高国防产业的透明度,打击根基深厚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导致了中国军事装备的成本虚高。

  得益于大刀阔斧的改革,王泽钢这样的民营企业家如今也能参与招标向人民解放军销售高技术航空产品。

  推荐阅读:如果不当兵你永远不会知道的5大秘密!详情查看《出鞘》,搜索微信号:cqjs123

  王泽钢表示:“我们正从这一市场中要求不那么高、技术性不那么强的部分着手。”

  虽然这项改革最早是在2013年11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宣布的,但解放军在上个月才建起一个网站来处理采购招标和提高招标过程的透明度。据岳刚称,在那以前,只有少数几家民企向解放军出售产品,产品种类也很有限,比如防弹背心和豪华装甲轿车。如今,这项改革向数十乃至数百家民间企业敞开大门。

图片 1 资料图片:“蓝狐”无人靶机。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民企争夺空军订单,解放军借民企智胜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