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过是裸奔抓眼球,澳籍华人终于赢了

2019-11-28 23:53栏目:中国军情
TAG: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3月3日的一篇文章宣称“伊斯兰国、俄罗斯、中国都是法西斯国家”,第一眼望去,我们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但是没错,它就是这么写的。

澳籍华人终于赢了,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却怒了……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该报国际版编辑皮特·海切尔,因此它不是一篇稀里糊涂登出去的来稿。《悉尼先驱晨报》作为澳大利亚主流媒体,这样做很过分。

“我们国家的反诽谤法,竟然成了对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 一位澳大利亚记者这样“怒不可遏”地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控诉着…..

  多名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学者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人将“伊斯兰国”、俄罗斯、中国并列在一起并贴上“法西斯”标签。并且他们都断言这不是澳大利亚政府的观点,也代表不了澳大利亚主流社会,这是《悉尼先驱晨报》原因有待了解的一次“裸奔”式出轨。

原来就在今天,澳大利亚的法院经过审理后认定,澳大利亚主流媒体《悉尼先驱晨报》及其前亚太编辑高安西,曾在一篇2015年的报道中诽谤了澳大利亚知名华商周泽荣。

不过是裸奔抓眼球,澳籍华人终于赢了。  他们都说,根本没必要与这篇文章争辩中国为什么不是法西斯,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正常人这样看。还有人指出文章作者像是生活在恐龙时代。

然而,这位华人富商对澳大利亚媒体的反击,除了引来了一些澳大利亚记者的哀嚎,居然还离奇地引起了澳大利亚情报部门的关注以及……不满。

  有人分析,《悉尼先驱晨报》大概想通过极端声音吸引眼球,这是唯一能够让人想到的“合理”解释。在西方一些人的眼里,中国强大而离经叛道,给中国编织奇怪的罪名有时就像给自己打广告,可以瞬间吸引大量目光。

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案情吧。从澳大利亚各家主流媒体的报道来看,华商周泽荣所控告的那篇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是2015年时其前前亚太编辑和前驻华记者高安西所写。其报道的主要内容是指控周泽荣与他人合谋参与了一起对联合国官员的行贿案,并控诉周泽荣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亦是靠向官员行贿而发展起来的,还认为他应该被美国引渡和接受惩罚。但周泽荣则认为这篇报道是对他的严重污蔑和诽谤。

  当然,这样干的人通常是在西方用正常途径无法吸引注意力的那一伙。他们的水平一般,视极度偏见为与众不同。比如写这篇文章的皮特·海切尔主要抨击了中国的南海政策,此人显然对南海的情况知之甚少,对中国主张的来龙去脉、对南海纠纷细节的了解都囫囵吞枣。

图片 1

  《悉尼先驱晨报》刊登如此文章,在整个西方世界恐怕是第一次。这是一次堕落,相对于中澳刚刚确立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它是可耻的逆流。请该报不要用“新闻自由”来做辩解,这样说都会脏了“新闻自由”这个词。

而今天澳大利亚的联邦法庭审理后认定,这篇报道中确实有多处内容对周泽荣构成了诽谤。虽然《悉尼先驱晨报》所属的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和前记者高安西辩称他们的报道只是在怀疑周泽荣有问题,审理此案的澳大利亚联邦法官却认为这篇高安西在报道中的用语和表达方式确实给人造成了周泽荣参与了行贿案和有罪的印象。

  一家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允许如此极端的国际编辑胡作非为,这超出了我们对澳大利亚主流新闻界操守的想象。我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澳媒体偶尔发作的“正常歇斯底里”,还是个别编辑出于种种偶然原因获得了表现其“大脑不正常”的机会。

这位法官还指出高安西在报道中使用了夸张的语言和煽动性的描述。而当高安西辩解说自己是个很有操守和职业素养的记者后,法官又指出尽管身为《悉尼先驱晨报》前驻华记者的他有丰富的报道中国的经验,他却偶尔会夸大报道的内容,甚至表现出一种矫揉造作的傲慢。

  我们知道澳大利亚曾关押过大英帝国的大量囚犯,当澳大利亚社会里少数人出现正常文明难以解释的怪异表现时,这是否来自于某种阴差阳错的基因遗传呢?我们不得而知。

法官还指出报道也没有公平地呈现周泽荣一方给出的回应。

  中国社会尊重澳大利亚,但澳主流社会不时有一小撮人让我们想到“流氓”“变态”这些词,他们的言行让我们大跌眼镜。

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周泽荣胜诉,判处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及高安西赔偿周泽荣28万澳元,并承担至少10万澳元的诉讼费用。

  最后我们想对中国读者说,别因为一篇文章而记恨澳大利亚这个美丽的国家。但中国新闻界可以记下《悉尼先驱晨报》,在它是否是严肃报纸的问题上,从此打个问号。

图片 2

而根据当地华文媒体《今日悉尼》的消息,周泽荣在宣判后即表示他将把这28万澳元一分不剩地捐给澳大利亚的退伍军人及其家属,并感谢了澳大利亚法院的公正判决。

图片 3

不过,此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但这不仅仅是因为《悉尼先驱晨报》方面已经提出了上诉,更因为这一判决很快就引起了澳大利亚一些媒体记者的强烈不满。

这些记者的不满大致分为两类,其中一类是认为澳大利亚的反诽谤法对新闻媒体不公平,导致媒体很容易就输掉官司,但也有一类记者却在奇怪地宣称澳大利亚的反诽谤发是“对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

图片 4

更奇怪的是,这一判决还引起了澳大利亚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的注意,其主席安德鲁·哈斯蒂更是宣称他“担忧”这一判决会令“有责任心”的澳大利亚记者难以再向澳大利亚公众披露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

图片 5

这一幕相信大家都会费解:怎么一个澳大利亚华商,通过澳大利亚的法律和法庭维护自己的名誉并赢了官司,却反而威胁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呢?

这其实与澳大利亚的越发偏执的新闻环境及其背后亲美的情报部门做推手有关。在过去几年里,澳大利亚包括《悉尼先驱晨报》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一直在与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合作,对多位澳大利亚知名华人华侨的发起了持续的抹黑,宣称他们是中国政府派来渗透澳大利亚的特工或间谍,要把控澳大利亚的政治。

其中,除了今天打赢官司的周泽荣,另一位曾持有澳大利亚绿卡的华商黄向墨也是澳大利亚媒体和情报部门三番五次“妖魔化”的对象。实际上,这两人都是过去澳大利亚主流媒体一系列煽动恐华排华情绪的报道中,“成双”出现的靶子。

图片 6

同样值得注意的还有这次败诉的那个《悉尼先驱晨报》的前亚太编辑高安西。首先,此人的来历并不简单。澳大利亚华文媒体《今日悉尼》就披露高安西是澳洲驻华前大使Ross Garnaut的儿子,而在离开报纸行业后,他还曾一度担任过澳大利亚总理和内阁部门的首席国际顾问,服务于前两年把中澳关系搞得一团糟的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

图片 7

但更不简单的是他的政治背景。此人在担任记者编辑时期,就曾操刀过多篇抹黑中国商人、游客以及学生的文章,污蔑中国留学生是中国政府渗透和控制澳大利亚校园的间谍。

图片 8

而后来爬到了总理顾问的位置后,他更是变本加厉的在渲染各种离谱的中国威胁论和中国渗透轮,甚至还跑到美国国会要求美国人帮澳大利亚人一起对付中国。

因此,致力于改善中澳关系的一些澳大利亚人士曾经送给他一个很贴切的称号:“澳大利亚媒体中的反华情绪领导者”(英文为“the leaders of the recent anti-China panic in the Australian media”)。

所以,这么一个人物如今竟被澳大利亚的法院判了败诉,这澳大利亚媒体和情报圈的反华排华势力又怎能容忍呢?在过去几个小时里,败诉的高安西自己也在拼命地转发着这些媒体和情报口的人所抛出的“澳大利亚国家安全被严重威胁”的言论。

但讽刺的是,他们的愤怒反而进一步向华人暴露了这种恶心的“媾和”……

图片 9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过是裸奔抓眼球,澳籍华人终于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