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总盼着中国出大事,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

2019-11-22 06:13栏目:中国军情
TAG:

  我们还可从中知道,一旦中国有难,那些天天表达对中国人权关注的西方力量琢磨的大多是如何从中渔利。《国家利益》这篇文章一句未提一旦有极端情况中国人民可能会遭受的苦难,它的出发点是美国在发生“崩溃”后的中国如何实现自己的利益。

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伴随着类似的论调。当中国经济增长率从10%左右降至7%左右,再次冒出“中国崩溃论”等奇谈怪论,不只反映了西方意识形态的偏见,也反映了许多西方认识与理论的局限性。

作者:宋鲁郑

  有一些疯癫癫的文章来刺激我们的眼球,倒也未必就是坏事。我们至少知道了,西方真有一群人如此迫不及待地盼着中国“出大事”,国家政权瘫痪,社会四分五裂。这些人除了眼巴巴地等,做自娱自乐的痴梦,很可能还会干出点更具攻击性的行为,伤害我们的国家利益。

分享红利化解“威胁论”

  美国一些人想“中国崩溃”真是想疯了,看看《国家利益》那篇文章一本正经的样子,你就知道“中国崩溃必然发生”的逻辑成了美国一些所谓“专家”认识和判断力的轴心。这些人衣冠楚楚,口若悬河,有些还身居要职,但他们对政治意淫的那股痴迷劲已经超出了理性的基本刻度。多少年后,等着历史用最尖刻的语言嘲弄他们吧。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中国主张“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赢主义”,超越“西方中心论”“强权中心论”。中国是开拓者,开辟了人类现代文明新的强国崛起之路。

到目前,西方每一次的预言都被不信邪的中国共产党证伪了。至于最新的反腐败这个预言,虽然需要历史来验证,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次中共依然是赢家。

  《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这样的大标题让中国人觉得刺眼。一些人会觉得美国社会算是养了一帮闲人,什么话题夸张编什么。谢天谢地,这篇文章的题目不是“世界末日,为中国大陆沉到海下做好准备”。

“门罗主义”是美国霸权主义的早期雏形,其本质就是通过排他划定势力范围。“门罗主义”后来又进一步演化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美国学者福斯特指出:“控制西半球——这就是美国制定‘门罗主义’背后的动力。”正是基于美国崛起的历史,西方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将采取自身的“门罗主义”,甚至美国舆论试图影响欧洲,宣称美国霸权将被中国霸权取代,制造世界陷入冲突和不稳定的预言假象。

  其实哪个国家没有“崩溃”的丁点可能性呢?这个世界上有“绝对保险”的国家吗?亨廷顿是预言过美国“崩溃”危险的,但他设定了具体的条件。但是如果今天,中国的网站上打出个大标题:为美国(或者换成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以及新加坡、韩国等)的崩溃做好准备,我们能不能说这家中国网站的编辑“疯了”呢?

中国五年来的实践,始终“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迎难而上,开拓进取,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面对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国家实力发生了新的历史性变化,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进入世界前列。

如果预估一下中国的反腐前景,5到7年左右,中国的法治建设会更加完善。世人相信,在习近平主席任期内,中国不仅经济上将重返世界巅峰,社会发展包括廉洁都将成为世界的标杆。

  有人说,最好美国政府听这篇文章作者的话,华盛顿把GDP的一半都用来为“中国崩溃”做准备就更有意思了。这可以成为美国社会的中心任务,白天演练措施,夜里等待“中国崩溃”的信号。就这样练上10年好了,再多练10年也行。

然而,实践证明,中国不是独善其身的“专车”,而是世界发展的“顺风车”,是人类进步的“快车”。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对世界减贫贡献达到1/4以上。中国经济红利遍布全球,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外汇储备稳居世界前列,成为世界上约130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一带一路”建设成效显着,对最不发达的国家,奉行“先予之、后取之,多予之、少取之”的方针政策,援助并帮助其提高自主发展能力;在更大范围内积极参与全球事务,主动提供全球性公共产品;能源资源消耗强度大幅下降,碳排放从高增长到低增长进而负增长,创新绿色发展模式,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成为全球生态文明重要贡献者。

总盼着中国出大事,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再次,中共有自己独特的反腐败体制——纪委。虽然按西方的标准看,纪委的角色作用超越司法部门,但从另一个角度则是纪委加司法部门联手打击腐败。这完全取决于从什么立场来解读。当然,最根本的还是结果。只要最终中国有效地遏制腐败,这套独特的体制就会被全球所认可,并出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效果。

  “中国崩溃论”在西方早就不新鲜,那些让西方极端势力感到舒服的论证隔段时间就会冒出一股,然后自生自灭。但把“中国崩溃”当“正事”说,并出主意要美国政府现在就认真准备迎接“中国崩溃”,却算得上新奇葩。

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

对中国而言,出现腐败,只不过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发展规律的再现而已。而与西方政治制度不同的情况下,则有新加坡和香港这样成功治理腐败的范例。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中国怎么能信西方的邪呢?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3月2日发表一篇奇文,作者是詹姆斯顿基金会的研究员彼得·马蒂斯。文章观点从标题已能大致看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马蒂斯在文章中大谈“必须设想好没有中共的中国将会变成什么样,以及这些改变将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呼吁美国政府筹划好相关应变措施。

对人类文明而言,中国赶超美国不仅是由于中国人民的伟大创新,还是人类文明与现代智慧的共同结晶。党的十九大报告总结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十四条基本方略,对占全球人口80%以上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是雪中送炭。这不仅是对中国未来中长期发展的部署,更是实现人类共同富裕、共同强大的中国方案,进一步明确了我国乃至世界进入新时代的形势任务、目标原则、路径手段、战略策略、体制机制。中国的创意正在变为全球性的知识和想法。

在西方,还有一个更为着名的论断:共产党国家不可能解决权力的制度性交接。结果,中国再一次令它们失望了。

  每年三月是中国大自然的春天和政治春天交汇的时节,两会汇集了中国的活力和丰富多彩,这里有中国未来的大量信息。想戒掉“中国崩溃论”毒瘾的人,可以在这个时候主动治疗。如果他们想继续做21世纪独特的“瘾君子”,并且能从中找到别人无法想象的乐趣和刺激,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中国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朋友圈”遍布世界各地。中国与世界主要大国的双边关系,已经从利益相关者升级为利益攸关者,强起来的中国继续向世界全面开放,使世界受益更多。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中国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世界各国利益相关度不断向纵深发展,中国强起来使世界共同受益。

从现实来看,许多西式民主国家也都是存在严重腐败的国家,甚至有些国家腐败程度远远超过中国。这一点可从德国透明国际每年发布的全球廉洁排名中得到验证。

  最早写“中国即将崩溃”的章家敦不断推迟“中国崩溃的精确时间”,如果在中国反复预言别国即将崩溃而无法兑现,肯定是没法混了。但在美国那些人依然市场不小。美国社会领域的科学精神显然遭到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侵蚀。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随着中国崛起,世界各国越来越关注中国发展趋势和中国对世界的影响。这就产生多种争论和预测,在众多西方预言中,中国始终面对国际舆论三种基本论调:“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中国门罗主义”。国外各界对中国的看法充满偏见,对中国的猜测不断、预言不断。

大量事实证明,腐败的产生主要与经济发展阶段有关。从历史上看,西方各国在工业化时期都出现过大规模的腐败。仅以美国为例,十九世纪下半叶经济起飞时期的美国也被称为“盗窃横行的时代”,政治体制被唯利是图的企业主和政客所把持。参选各方都需要进行贿赂丶舞弊,甚至依赖街头恶棍威胁选民。政治人物胜选后,立即给予回报。甚至总统的名字也可以借给商人为公司起名,进而用作商业诈骗。

共赢理念取代“门罗主义”

尽管如此,西方依然如故。在2015年3月2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题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Doomsday: Preparing for China’s Collapse)的分析文章,罗列了美国政府为应对“中国崩溃”所需采取的措施。不久之后,一向看好中国的美国学者沈大伟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作者为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王洪川)

其次,中共是一个继承中国政治优良传统的政党。中国政治传统从精神和价值上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丶“天之生民非为君,天之生君以为民”的人民优先论和民本论。与“民本”相紧密联系的则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丶“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的天命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再加上民本的政治传统,所以使中共有铲除腐败的自觉和道德压力。美国学者福山在其新着《政治秩序的起源》中对比过中国和俄罗斯政治的不同:“与中国不同的是,俄罗斯最高精英没有对国民负责的类似道德感。在中国,政治等级越高,政府质量越有改进。但在俄罗斯,它却变得越糟。当代精英愿意借用民族主义,使自己权力合法化,但到最后,好像仍在为己着想”。可谓一语道破中国政治传统的本质。

西方预言的破产,不仅是西方国家政治偏见的必然结果,也反映了西方主流学者对中国国情缺乏深入了解,对中国制度缺少基本耐心,对中国优秀文化缺少基本包容。诚如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所言,如果你以美国的中国研究专家预言北京的能力,来作为评价我们贡献的标准,那我们的记录很差。我们常常犯错误,不仅源于可利用的资料有限,而且源于幼稚、把学科框架强加给远为复杂的现实,这都是导致我们犯错误的原因。

看一下德国透明国际的排名,就会发现,在富裕国家(地区)中,国家(地区)规模越小,清廉度越高。比如排名前十五位的丹麦丶芬兰丶新西兰丶瑞典丶新加坡丶瑞士丶澳大利亚丶挪威丶加拿大丶荷兰丶冰岛丶卢森堡丶德国丶香港丶巴巴多斯。这些国家(地区)人口要么只有几万丶几十万丶几百万,过千万的只有德国和加拿大。

尽管我们已经比较习惯和适应别人的“说三道四”,但是进入新时代强起来的中国,必须站在国家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高度,为了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和传承,在各种国际交流场合上争得主动权和话语权,“摆事实,讲道理”。事实胜于雄辩,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向世界表明,西方国家带有政治偏见的预言已经破产,拒绝接受中国、企图阻止或遏制中国的计划终将成为泡影。

中央高层领导敢如此表态,自然有其历史与现实的底气。与此相反的倒是,西方的预言屡屡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1949年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西方就断言新政府难以存活。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就预判,面对一个百废待兴的中国,全力治理战争创伤的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出兵。就是出兵,也不会有什么战斗力。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西方断言一个搞计划经济的国家是不可能成功转型为市场经济国家的。政治学者更是普遍认为一党体制下是无法建立市场经济的。1989年之后,西方更是武断地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无法再持续下去,政府的寿命将以月计。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一直到今天,西方最流行的还是“中国崩溃论”。

历史性成就击破“崩溃论”

当然,这不是说中国的反腐败可以轻而易举,相反由于文化和规模的原因,中国的腐败更为复杂,治理难度更高。

中国崛起对世界各国意味着什么?随着中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格局中占据重要位置,又出现了“中国威胁论”的声音,即中国的崛起将威胁邻国和其他国家。

目前,香港也是亚洲最廉洁的地区。比较奇特的是,在综合条件相似丶具有可比性的亚洲四小龙中,没有完全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新加坡和香港,廉洁程度却远远超过移植西方民主制度的韩国和台湾。这里特别要说一说台湾。在蒋经国时代,台湾是非常廉洁的。反而是民主化之后,台湾的腐败迅速恶化。从李登辉开始搞黑金,到陈水扁家族亲信塌方式腐败,现在的马英九虽然个人很廉洁,但其亲信官员的腐败却屡屡发生。那么,何以蒋经国强人政治时期可以做到廉洁,到了民主化时代反而恶化了呢?

以中国与东盟关系为例,有人预测崛起的中国会和东盟国家发生冲突。但中国始终保持与东盟国家发展经贸关系,东盟国家不仅没有对中国特别恐惧,而且采取顺应中国经济发展的政策,不断强化同中国的经贸往来,这不仅打破了这种西方预言,更取得了中国东盟双边关系上的历史性进步。这正是源于中国奉行的“共赢主义”理念,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

这说明了一个规律,就是规模越大,治理腐败的成本和难度越高。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超大型国家,而且还处于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所以中国出现大量的腐败,并不令人意外。尽管如此,需要指出的是,在人口过亿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透明国际”排名中是最廉洁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巴西,由此也可看出中国反腐败的有效性和打击的力度。

然而“门罗主义”已经产生了近200年,用这种老旧观点去揣测中国对外发展战略,把中国当做“国际体系的挑战者”,不仅十分落伍,而且极度缺乏思考,只能将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引入歧途。现在的中国不是200年前的美国,中国绝不会走国家利益至上的美国崛起之路。

最后自然是完善法治。在2014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依法治国首度成为中共全会的主题。2015年,“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成为中共的理论创新,其中有两个全面都和反腐败直接有关: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中共领导人谈到反腐败,都强调以治标赢得制度建立这一治本的时间,实现从不敢腐到不能腐的转变。

所谓“中国威胁论”,不过是西方“老师”阻止或者遏制中国这位东方“学生”奋进的幌子。现实是“学生”已经找到了超越“老师”的方法,而“老师”还不自知,仍不自省。

这种共同的历史现象并不难理解,转型期缺乏规则,工业化带来的巨大财富也给腐败创造了条件。但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腐败的成本增加,同时再加上法律的完善,腐败终于被控制到一个社会可以接受的程度——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令腐败绝迹。

从根本上讲,美国主导下的国际关系逻辑仍然是零和博弈。中国“共赢主义”正在开拓一条“非零和博弈”的国际关系道路。“非友即敌”“非合作即对抗”“非得即失”等等观念已经越来越不合时宜,谋求国家的生存和发展需要更具包容性和更具远见的战略思维,角色定位既要有利于国家利益的实现,也要具有适当的弹性,为各国家间的战略博弈提供条件。

发展阶段丶超大规模以及人情社会,加大了中国的腐败程度和治理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最终能够有效治理腐败,确实是对人类文明的一大贡献。

图片 1

中国确实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不仅未来中国的反腐败会挑战西方的论断,就是今天中国的反腐败,也在挑战西方的理论。西方学者一向认为,腐败会扭曲市场信号,错置资源和损害公平,必然导致经济增长的停滞。30多年来,中国虽然腐败一度很严重,但经济增长速度却一直很高。以至于美国学者魏德安写了本专着《双重悖论》,来解读中国特殊的现象。他的结论也很有趣,中国的腐败属于发展性腐败,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腐败日益商业化,这都对经济增长产生了刺激作用。而有些国家则是掠夺性腐败,蚕食了国民经济。不过魏德安的另一个结论也很重要:由于中国政府的反腐败措施已发挥一定效力,使腐败得以控制而不至于对经济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引起世界广泛关注。一些人对此进行了别有用心的解读。例如美国学者彼得·马蒂斯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表题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的文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2013年曾说中国“将要撞上自己的长城”。这与十几年前美籍华人章家敦所着的《中国即将崩溃》如出一辙。

(作者:旅法政治学者)

面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全球性问题加剧的外部环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受严峻考验,越走越稳,越走越好,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与创造力,孕育形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强起来新时代。“中国崩溃论”等西方屡次看低中国的言论已经成了国际笑话。

原标题:反腐败: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

当然,在网络丶智能手机和经济全球化时代,这种压力除了传统和道德,也和国内外可以有效监督中共息息相关。

新加坡自建国以来就是人民行动党一党执政,在创造经济奇迹的同时,也创造了华人社会的廉洁奇迹:全球排名第五,亚洲排名第一,远超英法德美日意等所谓西方发达国家。

首要的自然是经济发展。中国今天人均GDP已经达到7300美元,距人均1万美元不过2700美元的差距。而1万美元是公认的成为发达国家的门槛。依中国目前的发展速度,中国能很快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工业化国家行列。这是中国成功遏制腐败的物质基础。

文化上的原因则要归于人情社会。人情社会不仅加深了腐败的程度,而且增加了反腐败的难度。许多贪官在自述中都提到迫于人情而不得不受贿的心态。关于这一点,如果观察一下台湾这个号称唯一一个华人民主社会的地方,或许会有更清楚的认识。根据西方的理论,贿选一般都发生在贫穷国家或地区。但台湾却是一个例外:即使台湾早已是发达经济体,但贿选却仍然十分普遍和严重。这里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情社会这一文化因素。

据透明国际的排名,中国周边国家如俄罗斯丶蒙古丶印度丶菲律宾丶印尼丶泰国丶乌克兰等国的腐败程度均超过中国,但令人感到“奇异”的是,只有中国发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败行动。这种鲜明的对比,体现的自然是中国制度模式的优势。但更令人倍感“奇异”的是,西方没有人质疑为何那些国家不能如同中国一样去反腐败,反而质疑中国:一党执政下的国家,没有外部有效监督,能真正有效地遏制腐败吗?

大家可能还记得,2002年6月,《经济学人》杂志专门出了个关于中国的副刊,题为“底气不足的中国龙”。它对中国的分析如下:“中国的经济发展始终依赖着国内引擎的拉动,而这已经力不从心了。过去5年里的经济增长主要在于政府的巨额支出。因此, 政府的债务飞速上升。再加上银行的不良贷款和国家巨大的养老金债务,一场经济危机正在酝酿中。”它的结论是:“看来,在未来的10年里,中国必将产生动荡了。”实际上,在接下来的10年里,中国不但没有被卷入危机,还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到现在已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世界银行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丶第一大贸易国丶第一大工业国。

那么,中共究竟凭借什么来有效地遏制腐败呢?

一些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和地区,都在经济现代化的基础之上,成为全球最廉洁的范例。这就是新加坡和香港。

其实上述对比本来就是对西方质疑的最好回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丶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出席今年纪检监察系统老干部新春团拜会时,对这个问题作出了鲜明的回答: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人家老说咱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还就不信这个邪。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总盼着中国出大事,中国为什么能够不信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