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人员曾同俄高官会面,特朗

2019-08-23 19:30栏目:外国军情
TAG: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图片 1特朗普喊话安倍,“我记得珍珠港事件”。(图源:视觉中国)

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美日友情被曝生变 特朗普喊话安倍:我记得珍珠港事件

  当地时间8日,普京在德国汉堡出席新闻发布会 供图/视觉中国

  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今年6月会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有意提及珍珠港事件,以此就贸易议题向日方施压。日本政府29日否认这一说法。

  海外网8月29日电 美媒周二(28日)曝出,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不久因贸易和经济政策出现分歧,双方关系转趋紧张。

  8日,美国《纽约时报》曝出特朗普竞选团队涉嫌通俄更多“新料”。报道称,特朗普在2016年6月“内定”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其竞选团队核心人员同一名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俄罗斯律师会面。

  《华盛顿邮报》网络版28日以知情人士为消息源报道,特朗普在白宫会晤安倍时说,“我记得珍珠港”,意指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在夏威夷州珍珠港的基地,造成美军3000多人死伤,把美国拖入第二次世界大战。

  综合《华盛顿邮报》、《国会山报》等美媒报道,特朗普与安倍在今年6月举行首脑会谈时,向对方重提美日之间最深的一道“伤疤”,称他还记得珍珠港事件,让安倍不知所措。

  该报道距离特朗普、普京在德国汉堡G20峰会期间会晤仅过去一个晚上。当天,双方会谈超过两小时,远超原计划的半小时,让排在特朗普之后要同普京会晤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等了许久。对此,普京感到抱歉,安倍则表示理解,称俄美领导人有太多话题要谈,他为双方能够畅所欲言感到高兴。

  报道说,这句有针对性的话令安倍猝不及防。特朗普随后严厉批评日本经济政策,抱怨美国对日贸易逆差,敦促安倍在双边贸易谈判中接受对美国出口牛肉和汽车更有利的条件。

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人员曾同俄高官会面,特朗普喊话安倍。  “我记得珍珠港事件。”在发表有关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的长篇演讲中,特朗普说出这样一句话。特朗普还批评了日本政府的经济政策,要求日本增加购买美国牛肉及汽车,减少贸易逆差,引起安倍不快。报道称,特朗普希望与日本签订一份更有利的协议,以帮助美国汽车和牛肉生产商。

  可疑律师客户为俄政府高官

  几名日方官员说,安倍等到特朗普说完后才作反驳。一名日本外交官说:“他知道,如果直截了当地否定特朗普总统的话,可能会伤害特朗普的自尊。”

  报道指出,特朗普抨击安倍,极不寻常。两人关系向来友好,特朗普与安倍见面及通话的次数多于世界上任何一位领导人(两人曾见面8次、通电话26次),特朗普还曾形容安倍为好伙伴、好朋友。但特朗普近段时间以来,频频对日本贸易行为发表负面看法,加上两人在对待朝鲜问题上产生分歧,因而关系变差。

  《纽约时报》援引政府机密文件和采访信息报道,2016年6月9日,特朗普的大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特朗普竞选团队时任主管保罗·马纳福特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与俄罗斯籍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会面。

  日本共同社报道,特朗普把珍珠港事件视为日方软肋,特意提及,可能是为促使日本在贸易谈判中让步。

  “我以前从未听过他(特朗普)对安倍说这种(垃圾)话,”一位匿名的美国官员对《华盛顿邮报》说,“你不能对世界上多数领导人说这种话。”

  特朗普当月6日被认可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次月19日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正式获得提名。就目前披露的信息看,上述会面是特朗普团队核心人员与俄罗斯人之间最早的一次私人会晤。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否认《华盛顿邮报》的说法:“那不是真的。”

  然而,NHK电视台报道称,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否定了特朗普说过有关珍珠港的这句话。“不想对报道进行逐字逐句的回应,但是报道所提到的内容不属实。”菅义伟说。

  至于维塞里尼茨卡娅的身份,《纽约时报》报道,她是一名俄罗斯说客,客户包括俄罗斯国有企业和一名政府高官的儿子,后者在美国境内经营的企业于上述会面发生时正接受调查。

  据报道所述,那次会晤令安倍恼火。安倍苦心经营与特朗普的私人关系,在特朗普2016年11月当选后赶往美国拜会。他是与特朗普联络最频繁的外国领导人。两人迄今在不同场合8次见面,26次通电话。

  珍珠港事件是指,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军的航空母舰舰载飞机和微型潜艇,突然袭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在夏威夷基地珍珠港以及美国陆军和海军在瓦胡岛上的飞机场。这次袭击最终将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海外网姚凯红)

  另外,维塞里尼茨卡娅积极反对“马格尼茨基法案”,力推松绑对俄罗斯人制裁,这一立场与俄罗斯政府立场一致。马格尼茨基是俄罗斯一名律师,受逃税指控2008年被俄警方逮捕,2009年羁押期间死于看守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12年签署与俄罗斯人权问题捆绑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44名与马格尼茨基之死和侵犯人权有关的俄罗斯人。

  只是,日本涉及贸易议题的态度令特朗普不满。美国主要盟友中,只有日本没有获得钢铝产品高关税豁免。美国还威胁对进口日本汽车加征关税。另外,就朝鲜半岛无核化等涉朝议题,一些日方官员说,特朗普没有接受安倍的建议。

  作为对“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反制措施,俄罗斯废除了俄美2011年7月签署的美国公民收养俄罗斯孤儿协议,还禁止对俄罗斯公民实施过犯罪、参与非法剥夺俄公民自由或对俄公民进行过不公正审判的美国公民入境。

  华盛顿智库伍德罗·威尔逊中心日本事务专家后藤志保子说:“安倍希望他与特朗普的关系能够转化为牢固的双边关系。然而,在安全和经济两个领域,他遇到严重挫折。”(胡若愚)[新华社微特稿]

  小特朗普称此前不知其身份

  《纽约时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马纳福特在接受国会调查时透露了上述会面。

  马纳福特执掌特朗普竞选团队约5个月,因隐瞒名下公司受雇替乌克兰执政党游说事宜于去年8月辞职。马纳福特也是特朗普团队中被特别调查委员会列为严格调查的对象之一。他否认“通俄”,称他在乌克兰的工作与2016年总统选举无关。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和库什纳的代理人证实,上述会面确实存在,但只是无关总统选举的简短会面。

  小特朗普在声明中说,他被熟人邀请参与会面,事先并不知道对方身份。“这是简短的介绍性会面。我让贾里德(·库什纳)和保罗(·马纳福特)一起去。我们主要讨论了几年前很活跃的美国家庭收养俄罗斯孤儿项目,该项目后来被俄罗斯废止。”

  “这在当时无关竞选,也没有后续进展。”小特朗普说。至于中间搭线的那名“熟人”,他没有说明其身份。

  小特朗普未在政府机构任职,因此未被要求提交与他见面的外方人士名单。

  库什纳的律师说,此前因“通俄门”调查需要,库什纳已经提交过与他见面的外方人士名单。对上述会面,库什纳出于慎重考虑,也提交了相应更新。“库什纳愿意配合调查,分享他所知道的情况”。

  俄罗斯“卫星”新闻通讯社就《纽约时报》爆料回应称,美国媒体频频以不具名人员为消息源,报道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官员、商人间联系,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和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等已多次回应,美国媒体对俄罗斯的指责“绝对没有事实根据”。

  纵深

  普京称特朗普对其解释感到满意

  普京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谈及前一天与特朗普的会晤,普京强调俄干预美大选的说法没有根据,并表示特朗普对他的这一回应感到满意。

  普京表示,在前一天的会面中,特朗普主动提及了所谓的俄干预美大选这一话题。普京强调其立场是一贯的,即俄方没有干预美大选,这样的说法毫无根据。“他要我予以澄清,我进行了解释。在我看来,特朗普对我的回答感到满意。”

  普京表示,特朗普为人坦率,在交谈中对各类问题的反应也很迅速。普京认为自己已经和特朗普建立起个人关系,如果双方能够继续类似前一天的对话方式,有理由相信俄美至少能将双方合作恢复到理想的水平。

  普京与特朗普7日在德国汉堡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首次会谈,会谈持续两个多小时,大大超过原定45分钟的计划时间。据报道,俄美首脑在叙利亚停火等问题上取得一定共识,但在所谓的俄干预美大选问题上两国外长说法不一。俄外长拉夫罗夫介绍称,在此次会谈中,特朗普已接受普京否认俄干预美大选的说法,但美国务卿蒂勒森对此予以否认,称特朗普与普京进行了“长时间激烈的”讨论,这一问题可能是两国目前“难以解决的分歧”。有分析预计,两国关系僵局在短期内难以迅速破解。

  特朗普见安倍施压日方市场开放

  8日,特朗普还在汉堡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朗普再次提及日本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共同社援引日方官员的话报道,特朗普向安倍重申了“共同市场准入”对于两国的重要性。

  这名官员没有说明特朗普的具体所指,但共同社报道,按特朗普的一贯立场,他可能再次指责日本以非关税壁垒保护国内汽车市场,并且对进口农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首次向世界贸易组织(WTO)表达了对日本贸易政策的担忧,指认日本汽车市场的行业标准和产业认证制度构成非关税壁垒,对美国汽车制造商构成不利,与此同时日方还通过高关税保护本国农产品市场。美方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和农产品市场。

  不过,按日本官员说法,特朗普在会晤中并未提及两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可能性。

  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是特朗普力主的贸易政策。自参与总统竞选以来,特朗普就不断表示美国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代之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从“团购”变“单点”。今年1月,特朗普上任后签署行政令,宣布美国退出TPP,彻底推翻了其前任奥巴马留下的一大政治遗产。

  日本对日美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颇有疑虑,原因在于担忧特朗普政府以此施压日本开放市场,尤其是在日本高度政治敏感的汽车和农产品领域。安倍表示,日方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的第二轮日美双边经济对话上与美方实现“建设性”磋商。

  日本是美国第二大贸易逆差国。去年,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为690亿美元(约合4700亿元人民币)。

责编:李赢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人员曾同俄高官会面,特朗